青空の下、ニノのとなり

A团饭黄担绿苏←毕业生吹←本质ALL2•̀.̫•́✧

忙里偷闲 写写脑洞

【竹马】一则怪谈

 

幽灵N × 高中生A





 


相叶雅纪第一次见到那个少年是在旧校舍的图书馆里。



少年坐在半开的窗台上,看着窗外运动场上奔跑着的人。弓着的背脊,服帖乖巧的发型,过分白皙的皮肤,微微撅起的猫唇,阳光勾勒出的完美侧颜使相叶看到有些入了神。忽然少年察觉到了相叶,转过头,琥珀色的瞳撞上黑色的杏眼,毫不掩饰眼神中的惊讶,他从窗台上下来,踱步到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的相叶面前,



“你看得见我?”





把眼前这个干净的少年与校园七大怪谈中的某一则联系起来并不困难——旧校舍的幽灵,偶尔还会跑到新校舍这边来。这是相当有名的一则校园怪谈,早在相叶刚入学时就听说了,当时在女生新生中很火,灵感强女生都会去旧校舍闯一闯,带着一丝恐惧与一片好奇,因为据说那位幽灵是个帅哥。



相叶是灵感体质,可眼前的少年却清晰的让他分不清真假,他小心翼翼地答道,



“是的,看得见。”



少年皱起眉眯起眼,一歪头,一转身,又走掉了。相叶顿了几秒,想想自己应该没说错话,顺着少年离开的方向跟过去,没瞧着人影,他绕着整个图书馆转溜了一圈,谁也不在。



之后,少年的面容一直会浮现在脑海里,上课时也好,睡觉前也好,下意识的相叶有些在意那个少年,可他又再没有遇见过那个少年。他开始怀疑那天是不是只是一个梦,或是自己擅自妄想出的幽灵少年,但不久这些想法都被他删除了。



第二次遇到那个少年,是在几天后的放学后,相叶猜拳输了,来到旧校舍的图书馆捡不小心打进来的野球。刚拉开门就看到少年靠着窗口,手里拿着野球,



“啊,抱歉!你还好吗,没受伤吧?”



相叶担心是不是打到了这瓷娃娃般的漂亮人儿。



“我?啊,我没事。”



少年突然被搭话,愣了下,反应过来解释道。相叶眼中的少年甚是好看,逆着光却也明亮的眼睛,清透却望不见底。

 



一阵风从窗外吹进来,老旧的木门砰的合上发出巨响,屋里的空气有些尴尬,爬满岁月纹路的地板不适气氛地发出嘎啦的声音。“那个,野球…”相叶收回了打量少年的心思,刚开口,又被打断,

 


“你不好奇吗?”

 


“诶?”

 


“你不好奇我是人是鬼吗?”

 


少年嘴角一挑,收起下巴眯起眼,配合着吹来的凉风,明亮的眼眸在发丝中若隐若现,使相叶起了一身鸟肌。

 


“是鬼哟。”

 


他也没给相叶多少思考的时间,公布了答案。说着便走上前,相叶似乎是有些不适地后退,直到靠在了那老旧的木门上,少年步步逼近,直到像是贴上了白色衬衣,实则并未接触的距离,琥珀色的瞳又一次对上了黑曜石般的杏眼——相叶也说不清一瞬间发生了什么,要说见到少年时心跳就漏了一拍,那么现在确实漏了好几拍,好像有什么在嘴唇上蜻蜓点水,回过神来少年已在窗前,自己手里多了个野球。

 


他有些慌乱的致谢道别,丝毫没注意到憋着嘴硬是看向别处的少年,从头发下露出一半熟透了的耳朵。

 

 

 


回家后就把自己关进房间的相叶,怎么也冷静不下来,人生中出现意料之外的事,究竟是哪一步触发了分支,他想为什么,为什么少年要这么做,是幽灵在吸取在世者的灵魂,还是一不小心没有站稳,还是…相叶从脸红到了脖子不敢再想下去,他解开了制服衬衫的第一颗扣子,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碰了碰自己的唇。

 


他说不上现在是什么心情,并不讨厌,意料之外的还有些高兴。

 


翌日,少年出现在了相叶所在的教室里,当时的相叶正上着国语课,惊讶的半张着嘴看着讲台的一边。少年露出得意的坏笑,走向相叶,而相叶却无路可退,僵直地坐在座位上,转头看了看教室里的其他学生,似乎没有一个注意到幽灵少年。

 


“他们看不见的。”

 


少年的声音忽然从左后耳边传来,带着几份骄傲。相叶像只受了惊的大兔子,差点从座位上弹起来,教室里除了国语老师的板书声,安静的很,好在没有人注意到后排角落的动静,他微向左转了下头,小声问道

 


“为…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被他们看到,”

 


他顿了顿,从相叶身后走到课桌旁蹲下,双手抱臂撑在课桌上,抬起上目线盯着相叶雅纪,

 


“只想让你看见。”

 


心跳又漏了一拍,脸颊上有些发热,相叶暗自觉得自己对这少年太没抵抗力了,对视了好几秒,竟一句也答不上来。少年没怎么在意语塞的相叶,站了起来,这时国语老师突然停下了板书,准备点人起来回答,

 


“诶,我看看,那就相叶君,你来解释下这个词。”说罢敲了敲黑板上的某个字。

 


相叶惊慌地抬起头来,眼前的视线全被坐在课桌上的少年挡住了,他往右侧,少年跟着向右倒,他往左边伸脑袋,少年也向左歪。国语老师清了清嗓子,许多学生的视线也转向了教室后方,相叶索性站了起来踮起脚,少年的汉堡手严严实实的遮挡在相叶眼前,

 


“你让一下!”相叶急了,喊了出来,一边抓住了少年的手腕。空气一度安静后,传来稀稀疏疏的笑声和议论,国语老师扶了扶眼睛说:“你先请坐吧,相叶君。”

 


脸上发热的相叶低着头坐下,刚放开少年的手腕,却被对方握住了手。少年从课桌上滑下来,跨坐在相叶的双腿上,相叶瞪大了他那双杏眼,想起周围的人都看不见,不,这不是看得见看不见的问题,现在还在上课啊,而且这也太近了吧!眼前便是少年微翘起的猫唇,整个人没有温度,却也不是那样冰冷的,散发着旧校舍图书馆那里常有的木香。少年不顾身下人的出神,把手从对方手上慢慢移开向上摸索,捋过遮盖上臂的短袖,从肩膀向上沿着头颈一直伸向耳后,他死死盯着相叶轮廓分明的嘴唇,低头凑了上去。相叶下意识的向后躲,结果不仅后仰过头连着椅子一起后翻在地上,软软的猫唇还是敷上了嘴。

 


咚地一声从教室后方的角落里传来,引来了全班的视线,而相叶似乎没察觉到这些,沉浸在眼前的人某种意义上真是可爱的思春期想法中。少年缓缓起身,眯起眼笑着舔了舔嘴唇,露出得逞了的小表情,又突然从相叶眼前消失,留下国语老师在跟前冷漠地看着他,

 


“下课来趟办公室。”

 

 


 

从办公室出来后的相叶,满校园地找那位幽灵少年。旧校舍与新校舍面对面,中间隔了一个运动场。现在旧校舍已经基本没人常驻了,三层高的木结构建筑,一楼的教室被当作各部门的仓库,二楼是数间空教室,三楼便是图书馆和曾经的音乐专用教室,音乐专用教室里唯一剩下一架三角钢琴积了薄薄的灰没有搬走。

 


从旧校舍的图书馆开始,绕着校园找了整整一圈的相叶,气喘吁吁地又回到了旧图书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马上想找到那少年,停下来仔细想想,是因为弄明白知道少年捉弄的自己的原因,以及,自己对他的心情。他在旧图书馆兜了一圈,也没见着半点人影,有些急躁,因为在他想开口喊喊少年的名字时发现他压根不知道——这算什么,握紧的拳头敲在身旁的书架上,抖下几粒灰尘。

 


“你是在找我吗,相叶氏?”

 


声音从门口传来,少年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靠在门框上。

 


“是…诶,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又一次见到少年豆柴般的脸还挂着微笑,相叶心情一秒放晴。

 


“噗,上课的时候听到了呀。”

 


少年无奈地笑了笑,心里默默吐槽了句笨蛋。

 


“对哦…”

 


“所以呢,找我有什么事吗?”

 


少年站直了身走进来,顺手把门拉上,这时窗外传来上课铃声。

 


旷课了。旷课吧。相叶心想。因为他怎么都想知道关于眼前这个人的事,

 


“相叶雅纪。”

 


“二宫和也。”

 


少年抬眼看了看相叶,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这是自从他变成幽灵后第一次告诉别人自己的名字,甚至是第一次念这几个字组成的词。

 


“那个…二宫君为什么要吻我呢?”

 


突如其来的直球发问,使二宫的耳朵措手不及的迅速红了起来。

 


“你想知道的就是这个?”

 


他看起来有些没趣,明亮的眼眸也黯淡了一层。

 


因为你的眼睛很像他呀。

 


“噢,难道这是你的初吻?哈哈哈,放心吧,相叶氏,我是鬼又不是人,不算的不算的啦。”

 


他边说着边走过相叶身旁,拍拍他的肩。

 


“可是…那二宫君不管谁都会吻吗?二宫君就是校园怪谈里的那个帅哥幽灵吧,怪不得女生都想见你呢。”

 


“只有你一个人。”

 


二宫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对视了好一会儿,

 


“不过被相叶氏承认氏帅哥还是很开心的。”

 


他把目光移开,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散漫。

 


相叶被弄得一头雾水,原本就清奇的脑回路,在这时候更会往不可思议的方向伸展,但是啊,笨蛋的直觉总是惊人的可怕。

 


“诶?难道二宫君喜欢我?”

 


脸上迅速泛红的二宫觉得自己真的非常不擅长应付天然,心脏的敲击促使他扯出小尖嗓:“不讨厌啦,笨蛋。”

 


吼完边快走两步消失在了书架的拐角处。

 

 



 

相叶回到教室,身为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友松本润向他发来了慰问:“你上节体育课去哪儿了啊?突然消失也不告诉我一下,我可是撒了一节课的谎,记得……”

 


“呐,润君,你知道那个幽灵帅哥的怪谈吗?”

 


这家伙根本没在听嘛,松本默默翻了个白眼,答道:“当然知道啊,超有名的不是嘛。怎么了,突然问这个?”

 


“告诉我吧,那个怪谈。”

 


松本从未见过相叶那么充满求知欲望的眼神,明明灵感体质又很胆小,他很奇怪相叶为什么突然想了解这方面的事,但他还是说了,

 


“那是六十年前,这所学校里的一位学生,和另一位同性学生两情相悦恋爱了被校方发现,严厉命令他们分手后,他们还是进行着地下恋爱,但最终还是被身边的同学发现了,消息传播的很快,校方也没有好脸色,后来一位学生被家人接走搬家离开这个城镇了,还有一位由于是孤儿,留了下来却受到了校园欺凌,至于最后他是自杀还是校方暗中处理,不同传闻版本有不同的说法。就差不多是这样了。”

 


松本看他一脸凝重的样子,也没多讲:“那我先回去…”

 


“啊,等下,润君。还有一个问题,想听下你的意见。”

 


相叶突然抬头问道,

 


“被亲吻了不觉得讨厌,反而更在意那人的事了,这是为什么呢?”

 


“诶——你恋爱了吧?”松本转过头,一脸看热闹的样子,似乎是完全没想过把这个问题和前一个联系起来。

 


窗外的热辣的阳光照得相叶脸上泛红,松润的回答没给自己多大震惊很让他意外——恋爱了?对二宫和也?就因为两个吻,棉花糖般的柔软脸蛋,蜂蜜般溢出甘甜的眼眸,有实感又不过重、没有温度却不冰冷的身体,调皮使勾起的嘴角,认真时有力的眼神——遇到二宫后的一个又一个画面在眼前闪过,他用力甩了甩头,看向窗外那一边的旧校舍……

 


 

 

二宫一直认为他并不用为自己的恶作剧负责,就像校园七大怪谈中有三则都出自他的手。刚变成幽灵时的二宫,其实是有些愤怒的,又回到了这个地方,回到了这个没有感情的地方,他借着一时报复之心搞起恶作剧,后来便流传成了校园怪谈。他自身的怪谈也不例外,这么多年来,每次新生入学后,总会碰到几个灵感比较强的,看到了只要像设置个人主页一样将其屏蔽就好了。

 


而相叶雅纪是二宫第一个没有屏蔽掉的人。二宫一直是不相信命运的说法的,即使自己已经没有命了,所以在他第一次见到相叶时,突然感到胸腔久违的被敲打了一下。相叶雅纪和他爱的人长得非常像,特别是眼睛,这让二宫每每与相叶对视,就会有想亲吻他的冲动,实际他也做了,而对方也没有抗拒的表现,这让他有些得意忘形。

 


可他说不清这是不是恶作剧。

 


更说不清这是不是喜欢。

 

 


后来的一天放学后,相叶像往常一样的出现在旧校舍的图书馆里,活蹦乱跳的,像只精力怎么也消耗不完的小狮子,他把野球丢给坐在窗台上的二宫,“呐呐,来玩抛接球吧!”

 


野球在空中划过一道平缓的弧线,落在手套里。

 


“二宫君像个室内派,没想到会出来抛接球诶!”

 


相叶把球扔回给二宫。

 


“还不是被某人强行拉出来的啊……”

 


“啊?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二宫默默翻了个白眼,稍微加重了点力,抛给相叶。

 


“我啊,不是第一次恋爱了,所以不是什么初吻哦,”相叶自说自话地提起了这茬,“但是啊,和幽灵的话,这就是初吻哟。”

 


二宫一愣,完全没注意到飞来的球,扑了个空。

 


“啊,抱歉抱歉!不小心扔歪了,我来捡吧。”相叶边说边朝着二宫跑来,逆着夕阳发丝飘逸着金光,跑到二宫跟前时放慢了脚步,笑得比太阳再温暖几分,说完了句什么便跑开去捡球了。

 


从刚刚开始就是粉扑扑的二宫知道,不是相叶投偏了,是自己惊讶得没有去接球,只是呆呆站在原地的他看着相叶向自己跑来,好似与曾经得记忆重叠,斜阳里俊秀的少年对自己笑着——“我好像喜欢二宫君。”

 


相叶弯腰捡起球,转过身映入眼帘的却是满满的黄昏云彩,不见少年影。

 

 


 

或许是阳光太过耀眼了,惊魂未定的二宫回到了旧图书馆,一手扶着书架,一手抓紧胸口的衬衫——啊,又来了,这样的感觉,久违没有感受过的一阵阵的心跳。

 


这是被告白了吧。那样的一张脸,对自己说着喜欢,那样自己深爱着的一张脸。

 


所以,二宫和也逃跑了。

 


因为,那些都不是恶作剧,他打心底觉得他得为此负责。

 







TBC?


感谢阅读(比心


*灵感来源某动漫(大概是冷番...qwq




 


评论(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