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空の下、ニノのとなり

ARASHI←N中心←毕业生吹

忙里偷闲 写写脑洞

【竹马】白色画廊


完全不是小甜饼♡

N side



-----------------------







『你好。听朋友介绍说贵画廊买画需要预约,请问大野智先生何日有空?
                                                                                       相叶雅纪  』

看到这封邮件时,二宫和也愣了半天没回过神来,视线集中在那个落款的名字上。








他和相叶雅纪是青梅竹马,直到高中毕业为止都是形影不离。高中毕业后相叶回老家千叶继承家业,二宫则留在东京开始了漫长的打工生活。

起初,相叶还会时不时来个电话,后来也渐渐没了联系。

每个圣诞前,二宫总会领着一个蛋糕,一个人点了蜡烛吃掉。一年一年下来,随着蜡烛逐渐变多,他也清楚大家都不再年轻了,是该放下些泡沫般的期望,坦然的面对生活了。

可是,哪有那么容易就放下呢。……



二宫先是在家附近的便利店打工,后来去了离家不远的车站旁的居酒屋工作了几年,去那里的大叔们也都很喜欢他,不过年少时打棒球留下的腰伤一点不饶过他。

后来,他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大野智。于是,他就来到了大野智的私人画廊,担任经理一职。

说是经理,不过就像个看家的似的,因为据说大野总共就雇了他一个人。不过大野智是难得一见的奇才,在业界是出了名的古怪 。

从那之后,二宫就过上了十点踏进画廊,下午三四点就打烊回家打游戏,每月还能有一笔不错数额进账,的安定生活。

这样一干就是四五年。




◇◇



二宫给大野发了邮件,汇报了情况。又打开了相叶发来邮件的那个窗口,他看了好久,关掉,打开,又看了好久。

鼠标移动到了回复框那里,上下徘徊了两圈,点击,飞速地敲击键盘打出了一条回复,

『已告知大野智先生了,请耐心等待回复。请问相叶先生买画是用来送人还是自己装饰呢?』

他反复读了好几遍,措辞是不是太生硬了?突然提问会不会又太亲近了?自己曾经的口癖有没有暴露出来?

像是第一次写好情书,将要送给喜欢的人一样,ドキドキ 。

抿了抿嘴唇,深呼吸,郑重的按下了发送键。

〖已发送成功!〗

如释重负的二宫,瘫在椅子上,冷静了一阵后,fufufu的傻笑起来……

他想起了那些年的圣诞,曾经一起挥洒汗水的野球少年,还有比太阳还要耀眼的笑颜。

……

………

二宫和也很喜欢相叶雅纪。

过去也好,现在也好,

纯粹的、喜欢着相叶雅纪。




◇◇◇



第二天早上,那家隐逸在繁华都市中的画廊,罕见的九点不到就开门了。

二宫和也自从来到这画廊以来,第一次没有通宵熬夜,没有赖床一分钟,反而三步并两步地,蹦蹦跳跳的来上班啦。

按下电脑的开关,零件运转的声音充斥着小小的画廊,二宫的心跳也跟着加快。像是曾经跑到他的城市,期待着偶然相遇似的。

明明是和平常一样的开机速度,二宫却嫌它慢,心想一定是机器旧了,运转不动了,刚想发个邮件给大野申请买台新的,却被一份邮件拦截了下来。

『您收到一封新邮件。』

短短一行字,英勇地保护了大野的荷包,一箭射中了二宫的小心脏。

他急忙点开,

『那个,是我家里的中华餐厅开了分店,想买幅画来装饰,经朋友介绍,有幸找到大野智先生的。
                                                                                       相叶雅纪』

中华餐厅啊,果然是那个masaki呢…

二宫看着屏幕,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突然想吃桂花楼的麻婆豆腐了呢,还有他最喜欢的炸鸡。


一晃也过去十年了,距离毕业,距离上一次吃麻婆豆腐。说不去怀念、没有遗憾绝对是说谎,可是为什么不去找他呢?明明连地址都是知道的。但是,很害怕呢,因为明白了自己对他的心意,害怕看到他明白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表情。

毕业前的那个冬天,是和他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冬天了。一起窝在六个榻榻米大小的房间里,坐在被炉中,打着游戏。两个人都不怎么会做饭,可就是喜欢在厨房闹哄哄的亲自下厨做给对方吃,再吐槽句面都糊成疙瘩了,然后开开心心地吃完,像是笨蛋情侣一样。后来二宫也会想,笨蛋情侣也不赖,如果是他的话。

在相叶回千叶的前夜,二宫提议去偷偷买些啤酒,来个大人般的痛快。

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搞到的,相叶搬了一箱麒麟啤酒,回到了一起居住的小房间里。二宫拍了他的头,嘴上骂着他バカ ,心里还是挺感慨的,因为他看似柔弱却很可靠,因为那个是好像英雄一样的他,要走了。

夜里泡完澡后,没有开灯,皎洁的月光照进屋内,像在榻榻米上撒出了一片银沙。不知是谁先拉开了易拉罐盖,谁先聊起了星辰大海,谁先在酒精的作用下热泪盈眶,谁先越过了那条禁忌的底线欲火焚身。

只是在薄雾还未散去的清晨,二宫醒来,因为宿醉而头疼得不行,因为在黑暗中放肆地流了太多泪而双眼肿胀。他记不得昨夜聊了什么告白了什么或是许诺过什么,记忆仿佛被强行剪断,只有湿润柔软的触感停在舌尖,热烈触碰摩擦后的余温留在了身体上。

雾慢慢地散开了,清晨的空气如玻璃一般透彻,可是他又看不清眼前的一角一落, 平坦的呼吸声回荡在无人响应的房间里,桌上的空酒罐被收走了,多了一杯茶正渐渐失去温度。

他确实地感受到,相叶雅纪走了。二宫和也又不小心哭了。




二宫和也不喜欢那样不经意间软弱的自己。

却又做不到在黑夜携着思绪来临时,强忍寂寞,故作坚强。

之后的几天里,他把相叶剩下的半箱啤酒喝完了。

又由于胃痛,住了三天医院后,像是重获新生了一样,租了新的房子,并且立即在附近的便利店打起了工。他努力装作玩世不恭的样子,他撒谎说不怀念相叶在身边的日子,他也很害怕被最喜欢的人拒绝,他宁愿就到此为止天南地北,他相信时间能带走他的恋慕,还他一身轻松的平平淡淡。

然而时间的确是使他的自我催眠大显疗效,他记不清那人喜欢的水温,记不清那人喜欢多软的米饭,记不清那人喜欢的エ○片的类型,

但他的身体还是清清楚楚的记得,压住躯体的重量,撬开唇齿的热情,划过掌心的温柔。

……

………

那是被二宫封锁在黑暗中的七情六欲,

他说不清是如何熬过漫漫长夜,

他说不清那份被自己强行扭曲了的感情。





◇◇◇◇



画廊里的二宫,不再坐在电脑前打游戏了,而是四处闲晃,心不在焉地看着大野智的一幅幅画。

他在考虑要不要继续下去。就算是利用了相叶雅纪的温柔,听由自己的任性,他开始有那么一点希望对话继续进行下去。

反正对方还不知道这边的人是二宫和也,他一边这么安慰自己,一边回到了位置上敲击键盘,

『大野先生近日外出海钓了,或许得请您等上一阵了,真是十分抱歉。』

二宫并不是信手拈来,这家画廊的主人大野智真的是隔三差五去海钓,并且没个十天半月的根本不会回来。

他满意地按下『发送』键。嘴角弧度与他吃着汉堡肉时的弧度相等。

『您收到一封新邮件。』

这么快!二宫有些惊喜,急忙点开查看,

『原来大野先生喜欢海钓呀,我也很喜欢大海呢。
                                                                                         相叶雅纪』


……

二宫和也并不怎么喜欢大海,或者说是讨厌。

他曾经向大野智买过一副画,花了他好几个月的工资。

画中是一片海,和那长长的海岸线。

二宫认识那片大海,尽管只去过一次却刻骨铭心,怎么都挥之不去。




那还是他来画廊之前,在一家居酒屋打工时,一次被差遣去到了千叶。

开着店里的小货车,来到了那个有相叶雅纪的地方。事情办的很快,太阳落山前就已经闲了下来。

他沿着街,悠悠地踱步。

前面一条街是儿时一起骑车时,那个笨蛋摔倒的地方。

下一个道口的小铺,是和那个笨蛋一起吃冰,吃到头疼得要死的地方。

台阶下的那条路,是和他一起逛夏日祭的地方。

那边的桥上,是看花火大会的最佳地点。

这铁道的那一边,是相叶雅纪的家……

………

二宫走过了那个车站,却拐进了反方向的一条街。

他试想过被叫住后的一百种可能,该用怎样的表情,该说怎样的问候,已经做好了失去原则的准备。如果遇见,就原谅自己依旧喜欢。

可是,他却绕过了那条熟悉的街,转向了另一侧陌生的道口。终于还是输给了心惊胆颤。害怕那不知所措的表情,害怕那温柔窒息的声音,都五六年没有见面了,也会害怕他身旁多出个人影了。

他避开所有熟悉的街道,拐弯抹角,小心翼翼的。又紧张地四处寻找,期待着惊鸿一瞥,在下一个路口擦肩。矛盾堵塞着胸口那份强烈心情的涌动,想见却又害怕相见。

明明近在咫尺,却感觉相隔光年。


等二宫绕出街道楼房时,已经临近黄昏了,而面对着的,是长长的海岸线,和风平浪静的无边大海。

二宫和也不喜欢大海。

可他吹着海风,坐在礁石上。

看着黑暗笼罩上整个世界,没有明月,没有星光,只有背后唯一一盏路灯,照着孤独的背影,

他突然不明白了,为什么自己来到这里,又为什么之前没有早些来到这里,

他到底还是喜欢着相叶雅纪。

当这真挚的感情一不小心又被发现时,二宫显得极为平静,大概也是心知肚明了,

潮涨潮落,他想把ˋ喜欢ˊ扔进大海,随着这潮水一同退去。

スキ ,淡淡地念出简单的音节,道出了当年未能脱口的心情,已经不如曾经那般炽热的在胸口燃烧,温柔了一些,沉重了一些。

就像你已经消失了很久,却还是我最喜欢的你。

压抑了太久,也想喘口气。

私心很喜欢二宫和也有时近乎忠犬的表现。



他坐了一夜,

在破晓前,躲藏在最后的阴影中,驾车离开了,

把所有的倔强,所有的逞强,留给了那片大海,

他不再害怕突然怀念起谁,

他开始怀念那段时光了。

……

………

后来,二宫第一次见到大野的时候,看见了那副画,

大野说那是他一次旅行时迷了路,坐在礁石上,看了一整夜的海,

二宫没有惊讶,只是笑了笑。

同样的阴天,同样的波澜,还有同样的那盏路灯忽明忽灭……大概也是同样的,在心里迷了路。

再后来,二宫买下了这幅画挂在家里,

有了点情调,有了点怀念的味道。





◇◇◇◇◇



『那还真是很幸运呢,说不定能成为朋友哟。』

发送。

二宫的确是觉得,相叶雅纪和大野智的电波,说不定还挺合的来。

『我也很想和大野先生成为朋友呢。
                                                                                         相叶雅纪』

fufufu…是你的话绝对没有问题的。

『我家大野性格有些古怪,不过是个好人哟。』

发送。

二宫渐渐放下一本正经的语气,他在想怎样才能让相叶注意到屏幕这边是二宫和也这件事。

『那么祝大野先生大丰收啦~^◇^~
                                                                                         相叶雅纪』

『好的,会转达的,雅纪先生。』

发送。

按下鼠标的瞬间,二宫觉得自己真是勇敢,或者说是大胆,

前进吧,

哪怕是进入了紧急触发的分支,搞得不好死路一条,

可是人生没有没有存档读当,也不能重新来过,

也只有前进了。





◇◇◇◇◇◇



天气一下子冷得好快,回想第一次收到相叶邮件的时候,还穿着T恤衬衫,现在连大衣也套上了。

都怪那个渔夫,淹死在海里算了!

二宫撇嘴抱怨。

有好一阵没收到相叶那边的联系了,原本以为很快就能见面了,现在怕是人家都要忘记这事了,都怪大野智哼!

他想想不解气,抄起鼠标键盘,就是一顿对大野邮箱的狂轰滥炸。

『大野智你到底回不回来了!!!!』

『是被鱼吃了,还是被鱼拐走了也吱一声啊!!!』

『我要双倍工资!补偿这个月的寂寞空虚!!!』

『限你一天之内给我回复,否则,哼。』

大野的手机没电了…他连打了几十个喷嚏。大概是鼻炎,他冷静地想。

二宫蜷在椅子上,愤愤地掏出手机,点开智龙○城,突然间,他发现了一件不得了事情,

今天是平安夜。

都怪那个大野智还不回来,搞得最近心烦意乱的,差点忘记了这么重要的日子,二宫这样安慰自己。

于是,他早早地挂上了午休的牌子,出去买蛋糕了。

这十年他都只买同一家的蛋糕,并且也是同一种口味,原因很单纯,只是因为毕业前最后一次圣诞,吃的正是这个蛋糕。

入冬后,气温骤降,街上虽然挂了许多装饰,渲染着节日的气氛,却也抵挡不住寒风吹上脸的刺痛。二宫没有坐电车,猫着背走了挺久,经过了他们的高中,经过了总武线的车站,经过了曾经常去的拉面店。

他来到了那家店,却被告知『已售完』,他有些懊恼,大概是因为忘记预定了,于是随便挑了一个其他味道的,却一反常态地勾选了冰淇淋蛋糕。


回去的路上,飘起了雪,是今年的第一场雪。

回到画廊时,路上已经有了些积雪,打开门,暖气扑面而来。二宫把蛋糕放到桌上,瞥见屏幕上显示着

『您收到两封新邮件。』

他迅速点开,

『圣诞快乐!我正好在贵画廊附近,要不先见个面?
                                                                                        相叶雅纪』

诶——二宫突然有点兴奋,下意识地检查了一下今天的着装,顺势点开了下一封,

『突然下雪了,我得快点赶回家,真是抱歉呐!还是等大野智先生回来了再联系吧。
                                                                                        相叶雅纪』

他迅速扫了一眼发送时间,也就几分钟前。于是他冲出了画廊,来到街上,雪下得越来越大了,人却逐渐的多起来。白雪映着霓虹灯很是惹眼。

他四处寻找着,说不定呢,还在附近呢。心脏跳到了嗓子眼,突如其来的激动,使他的胃有些抽痛。能够在居酒屋里遇到老同学,能够在其他城市的神庙中发现熟人的绘馬——世界明明那么小,可怎么就遇不到最想见的人。

命运总是安排着错过,一次又一次的,惩罚当初没有抓住机会的人。

喘出的气息,在寒冷的雪天凝成薄雾,模糊之间,好像是有一点熟悉的身影,在人海茫茫的那一头。他没有念弄错,他不会弄错,即使是十年的间隔,也能在世界的尽头一眼找到。

二宫想拨开人群,奔向他,或是喊出他的名字,让他发现自己的存在,可是现实哪有那么多电视剧般的套路。他穿不过人潮涌动,只是无力回天般的说着ˋ借过ˊ,道着歉。他努力喊出了那个封锁在喉咙口多年的名字,却被寒风吹散到城市的角落。唯能做的只有看着他进了车,在拐角出消失不见。

留下二宫独自站在雪中,与成双成对的人们擦肩,表情说不上是喜是悲。他接到了大野打来的电话,说他现在在佛罗伦萨,年后回国。

结束通话后持续的滴滴声回荡在耳边,他想起蛋糕还在画廊的桌上,强劲的暖气或许会使冰淇淋融化。

……

………





◇◇◇◇◇◇◇



新年过后,大野回来了,确认了会面的时间后,二宫一直都坐立不安。

这次是真的了。

真的要见面了。

要见到相叶雅纪了。

这些想法每天都在二宫的脑海里徘徊。

他开始每天准时上班,每天扫地拖地,还从家里还来了酒精,把门上的玻璃擦亮一新。

时不时地跑到大野的工作室,念叨着ˋ呐,相叶桑过几天就要来了哟~ˊ

ˋ你们打算在哪里谈呀?ˊ

ˋ要不要顺便一起去吃个饭?我知道他喜欢吃什么!炸鸡,麻婆豆腐,还有……交给我吧!ˊ

ˋ呐呐,大野桑,你说我是不是该去理个发了?ˊ

……

………

后来,就真的到了见面的那天了。

午后的阳光透过门上的玻璃,懒散地撒在画廊的木质地板上。

二宫站在他放电脑的桌子前,径直背对着门。他抓了把新剪的头发,实在像个十七岁的高中生的模样。他看了眼挂钟,一点三刻,还有一刻钟。

有种初次约会般的紧张与激动,却是旧友十年后的偶然重逢。

十年有多长?一百二十个月,三千六百四十二天,八万七千四百零八小时,五百二十四万四千四百八十分钟,三亿一千四百六十六万八千八百秒。

十年足够让小枝叶成长为参天大树,足够让呱呱落地的婴儿变成了熊孩子,足够让一件物品的价格翻上好几倍,足够让一个人的心境跌宕起伏终究波平如镜。

二宫最后整理了一下衣领,顺便还提了把裤子。今天二宫和也的内裤,是中学时和相叶一起买的那条。

就算有了线头破了洞,也依然留着,就像若是你得了病瘸了腿,我也依然想要娶你回家白头偕老一样。

因为二宫和也喜欢相叶雅纪呀。看到两个名字并排着,也会不由的笑起来啊。

『你好,打扰了。』在轻叩了两下门后,画廊的门被打开了。

太过突然了,二宫转过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在正真遇见生人的那一刻,之前所有的演习全部泡汤了,他有些惊讶的站在那里,嘴微张着,看着门口的裹着黑色风衣相叶雅纪。

头发比起中学时剪短了不少,也染上了亚麻色,一边捋到耳朵后面,露出了干净的鬓角。

十年足够一个男孩成长为一个男人。

二宫感受到自己和那双深邃的黑瞳对上了眼,他准备的问候语,一句都没有说出来,连喊出名字的勇气也消失了。这是真的吗?真的是那个相叶雅纪吗?成熟了许多,帅气了许多,原以为若是变了的话或许就不会那么那么喜欢了,可是现在却越来越喜欢了。

ˋkazu?是kazu吗!好久不见,好巧啊居然………ˊ后面的话,二宫一句都没听进去,他看着他向自己走来,伸出了双手,他没有躲开,任由相叶揉捏着自己的脸蛋。寒冬里,只有雅纪的双手还有一丝温暖。

眼前是那个活生生的相叶雅纪呢。

是那个喜欢了好久好久的相叶雅纪。

可是已经十年了。

可是已经不是那个ˋ他的全部我都知道ˊ的相叶雅纪了,他也有了我不认识的朋友,也经历了我不知道的故事,

二宫突然在想,如果是和相叶一起去看那片海,风景是不是会不一样了;如果那次去到千叶时,在那个车站的铁道旁,拐进了相叶家的方向,打个招呼,聊聊天,结局是不是也会不一样了。

他后悔了。

他有点想躲开,因为实在是太冰凉了,

脸上有一丝丝的寒意,心却凉了一大截。

明明是在情理之中,大概是自己不愿意承认吧。

二宫和也有点想哭。

ˋ相叶桑……ˊ他拉开了相叶的手,摸索着,确认着,那枚套在无名指上的银色指环,轻轻地触摸过那银饰光滑的表面,就像是会被冻伤一样,刺痛在心。

如果说喜欢着你是一种罪,那大概还没来得及开口说出喜欢你,就被宣判了无期徒刑,只是……

只是有些不甘心。

十年,连一份喜欢都传达不到呢。







二宫放开了相叶的手,露出标准营业式的笑颜,

ˋ你好,请这边走,相叶桑,ˊ

他背过身,

ˋ大野先生在后面的工作室等您呢。ˊ

迅速地按掉了不争气的眼泪。

……

………












-------------------------------------------End ?--------------------------------------------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gns♡

应该会写A side甜回来 _(:з」∠)_



评论(1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