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空の下、ニノのとなり

ARASHI←N中心←毕业生吹

忙里偷闲 写写脑洞

【相二】 隔壁

竹马ooc

-视角:以二宫的隔壁邻居大(qin)叔(die)为第一视角(不要问我大叔耳朵为什么那么好……

-告白卡了很久,还是阑尾了()qwqqqqq

-爸爸我很难过………爸爸我急需大量RP……

-相信我一定会是HE!











--------------------------------------------------------------------------



たまには聞きたいな。

今日は私と君が

名字を重ねた日。

愛が芽吹いた日。




最近,有一个头发柔顺的像广告里一样,嘴巴还是菱形的家伙常常进出于隔壁二宫君的家。一开始还不以为然地想大概是二宫君找到了一起打游戏的伙伴,直到那天晚上,

『诶,ma-kun,… ダメ! …哈啊……唔…………』

随着而来的是凌乱的脚步声,与重重地撞击墙壁的声音。

………

之后的就像大家所想的走向一样,说多了都是泪,一个大男人半夜听着隔壁可爱的男孩子强忍着的娇♂喘,………嘛,大概也是我偷听得太认真了的锅。

总之,直至那时,

才发现他俩的关系似乎比我想的要复杂得多。



◇◇


我住的是单身公寓,不太郊区,离车站也很近。二宫君住我隔壁,是我的邻居。

二宫君搬来这儿大概是他大学的时候,六七年前了吧,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个雨天,他来看房,并且立刻就敲定了下来,我和他打了招呼,稍微聊了几句,只言片语间,也能看出他把自己裹得很严实,是过分的严实,像是哪怕已经以朋友关系相处了个十年八年,对这个人还是一知半解,这真与二宫君清澈见底的琥珀眼眸截然不同呐。

所以,我所知道的二宫君也只是他的一小部分,或许连0.1%都不到。

二宫君是个游戏宅,但从来都不会吵到邻居们,偶尔还弹弹吉他,敲敲钢琴。他不怎么喜欢出门,从来都是吃外卖,而且用餐时间不定。

哦对,我曾经和他吃过一次饭,他家进了只老鼠,来向我求助,(那还穿着睡衣,顶着一个乖乖头,抬着泪汪汪的上目线,鼻尖也是红红的二宫君怎么可能那么可爱!),我帮他处理后,他说请我吃饭,就去了街那头的拉面馆,吃饭的时候也聊得很开心,二宫君真是一个幽默的人,只是,结账时,他忘带钱包了……

啊~真是。看在你那么可爱的份上就原谅你吧,我请!

嘛,差不多就是这样一个人,

名字叫做二宫和也。




◇◇◇


言归正传。

淅淅沥沥的雨打下窗边最后一片枯叶。

那个雨天,那个被称为『ma-kun』的男人又来了。

『ma-kun』的到来总是伴着一种轻松的气氛,一种能把雨天变晴的气氛。上了二楼就能听见他哼着的小调,一步一跳的脚步,还没有走到二宫君家门口便开始『kazu,kazu』的喊着,是十分有特色的声音,略有些沙哑,不过大概整个楼层的邻居们都能听得到。

对于我来说,闹腾是闹腾了些,但是如果不是用耳,而是用心去接受这声波的话,总能感觉到有一点点的甜,不是腻歪的甜,是一种很让人安心的甜,不知道还能怎么形容这种感觉,直到后来我得知了『ma-kun』原来是二宫君的竹马,渐渐明白了那种甜味,我称它为——陪伴。

『ma-kun』哐哐哐地敲了会儿门后,二宫君出来开门了,伴随着的还有他的小尖嗓,

『快进来!啊,你慢死啦,相叶氏,我都自己通掉三关了………』

原来那个『ma-kun』叫做相叶。

他们一起玩了好久,相叶一直在『啊啊啊啊好可怕~』的叫着,二宫的小尖嗓也会时不时的传来。平时的二宫,是从来不会打扰到邻居的,就算是弹弹琴什么的,也会在差不多晚饭前的时间点。我很喜欢二宫写的歌,淡淡地唱着生活,和着粗茶淡饭,一顿一顿饭伴着他的琴声,日常的安定。

一个下午很快就过去了,绵雨也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挂在檐边的水珠落下,砸在光秃秃的树枝上。

游戏那富有跳跃感的bgm停了下来,然后是一片寂静,他们大概也是玩累了吧。

阳光努力地穿透出云层,仿佛想在日落前,让这边的人瞧瞧今天的自己也是那么耀眼。

忽然『咯啦』的一声,阳台的门被拉开了,他们走到了阳台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就像是十几年交情的朋友,噢,本来就是竹马嘛!

『kazu,你知道吗,上次我妈跟我说啊,那个房间里的电视被整理到角落里去了哟。』

『啊,那个啊,它本来就不应该在房间中央。』

『诶…那个电视上的杯子也被扔掉了呢。』

『绿的那个?』

『不,蓝白条的。』

『哦……那个啊…哦。』

『……』

『………』

『嘿嘿嘿嘿…』

『笑什么啊…』

『哈哈,也没什么啦,你居然还记得诶。』

『啊啊,我不是夏天刚去你家过吗。』

『也是呢,哈哈。』

………

又是一阵静默。

渐渐的,云开了。

『啊!虹!』

『唔嗯。』

相叶兴奋的叫着。果然是一个能让连绵阴雨放晴,还带来了彩虹的奇迹boy!

我也慢慢挪到阳台的落地窗前,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窥视着隔壁阳台上的一举一动。

天空是青色的,因为说不清到底是蓝是绿。彩虹淡淡的挂在空中,并不是像动画里那样的拱桥型,又长又醒目,而是短短的,也没有太大弧度的一小截。都市中忙碌的人一定是看不见的吧。

『虹很漂亮呢。』

『………嗯。』

相叶眼中映着彩虹,二宫的眼中映着相叶的侧颜。

我像是做贼心虚似的收回了目光,害怕被发现破坏了这柔和过头的气氛,也有可能是受不了二宫眼中深似潭水的温柔,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的表情,写不完的宠溺,也只有对重要的人才会不小心流露出来吧。

或许,二宫对相叶的这份喜欢,比他自己想象的要多得多。

之后没多久,相叶接到打工店老板的电话,边被二宫骂着『バカ!』,边离开了。

天还没有完全暗下来,太阳还逞强着散发光芒,楼下的路灯已经亮了起来。

本来以为这一天也差不多要过完了,夜晚有的唯独寂寞了的时候,隔壁响起了琴声,二宫的琴声。

华丽的B大调透着一点点的伤感,这是二宫君素来的风格。

『   虹がキレイだよ。

       いや、お前の方が…

      テレはじめるきみに。

      ありがとう。

      ありがとう…              』

……

………

没有说出口的话,没有能够脱口而出的心情,

我想,二宫的确是超乎了自己意识程度的,喜欢着相叶吧。





◇◇◇◇


转眼入冬,西北风吹来阵阵寒意。

云压得很低,压得人喘不过气。

所以我不喜欢冬天,二宫君好像也不怎么喜欢,不知道相叶喜不喜欢。

上午,快中午的时候,一个被二宫君成为『润君』的人来到了隔壁家里。

从他们的对话中得出了些结论,

润君,平面模特,霸道总裁型,似乎是个很克己的人,偶尔撒娇时也会发出软萌的小奶音,不过被夸奖时意外的害羞。

这次来到二宫君家,并非是来打游戏的,而是谈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我也才发现,当二宫君严肃起来,认真起来,真的已经不是刚搬过来时的那个青葱少年了,也成长为立派的大人了呢。

开导了一下午,晚饭前润君离开了二宫家。润君走出门后,二宫君也跟着出了门,

『我送你到车站吧。』

二宫君居然主动出门!!!?????这还是我隔壁那个小宅男嘛???

『车站很近的没事的啦,你快进屋去,外面冷你腰要小心。』

『………』

二宫君像是在犹豫,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

『唔,好吧。天气冷了记得多穿些哦。』

『知道了啦。』

『不要勉强哦,润。』

『嗯。』

二宫君的声音中充满了宠溺,但与他对相叶的宠溺不同的是,这更像是关心,对自己弟弟的那种关心。


二宫目送润君下楼后,进了屋。前脚刚关上门,
后脚便听见楼梯那边传来一贯的欢快的脚步声,相叶的脚步声。他只好再开门,无奈地抵着门,望着从楼梯口一蹦一跳过来的自家竹马。

『呐呐,kazu,刚刚在楼梯那里,我碰到小润了哟~怎么感觉他又长高了?』

『大概是你缩水了。』

『才没有!我还看得到小润的头顶呢!倒是kazu你才是缩成一团………』

『啊啊啊,相叶你怎么不请自来啊真是…』

二宫推着相叶进了屋,关上了门。

『因为想你了哟。』www

『…バカ! 你是喝多了吗!唔………』

『没有啦。』

看也不用看就知道,二宫的耳朵一定红了。

『想你了啊,kazu…』

几下脚步声后,是一阵的沉寂。

年轻人呐…

……

………


晚饭是相叶做的,二宫似乎一直在打游戏,不时发出些ヤタ的声音,

『吃饭了,kazu。』

『はい~唔啊…怎么又是麻婆豆腐……』

『没有“又”啦,上次来就吃的是炸鸡。快点趁热吃吧,我对麻婆豆腐还是很有信心的!』

『明明前天拉我出去的时候刚吃过………』

『嗯?什么?』

『没什么…………唔好辣!』

放下筷子,二宫推开椅子,摩擦地板发出刺耳的响声,哒哒哒的一阵小跑,倒了杯凉水,大口喝下。

『kazu你喝慢点,凉水对胃不好。』

相叶慌忙跑到二宫身旁,拍着他的背。

『都怪你,辣死了。』

『对不起,kazu,都是我不好。』

相叶的声音里带着些委屈。

『还有啊,那个厨艺学校你有去好好上吗?感觉没什么涨进啊,还是只会麻婆豆腐什么的……』

『………』

相叶的回答是一阵仿佛被拆穿了的沉默,连隔壁我这边的空气都有些尴尬。

『去上了吗?』

二宫绝对是看穿了相叶的无言之意,语气咄咄逼人。

『我把它………给退了。』

……

………

又是一阵沉默,然后是蹄蹄踏踏的脚步声,拉开椅子划过地板尖锐的声音,筷子一开一合的声音。

『ほら,我在大野家打晚工嘛,包晚饭夜宵的哟,对了你知道大野家吗,就是那个吃鱼…………』

相叶似乎在努力挽救这尴尬的气氛 却被二宫打断了。

『相叶氏,你来到东京是来做什么的?』

『诶?』

『你从千叶来到东京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是因为………』

『相叶雅纪,

二宫又推开椅子站起来,椅子腿摩擦出不和谐的噪音。

『东京不是能够实现梦想的地方。东京是能够让你不会注意到,自己的梦想并没有实现的地方。你小时候口口声声地诉说的那个厨师梦呢?说着想要离开自家的餐馆,去到东京开分店自己经营的相叶雅纪,说着要人更多人吃到,喜欢上中华料理的相叶雅纪,总是充满信心,拼命努力地学习着麻婆豆腐的十八种做法的相叶雅纪,都是我最最憧憬,最最崇拜的相叶雅纪。』

二宫声音很响,但不是小尖嗓的那样音调高,而是沉稳的男人的声音。用着比和润君说话的时候再要严肃了几分的语调,说出了一贯二宫式的道理。

『相叶氏,游戏里的路人也都知道的哦,没有梦想的人生和咸鱼和什么区别?』

『不是这样的,kazu。』

相叶也不再嘻嘻哈哈的了。

『那你说是怎样!!』

二宫忍不住吼了出来。

『kazu你不也是从老家工厂里跑到东京来,最后不也是就写写稿子,作作曲子,说好要进职棒的呢,要在千叶海洋球场静静地做个接球手比赛的呢?你也不是完完全全忘记的曾经的梦想,天天像条咸鱼一样的家打游戏吗?』

一向笑嘻嘻的相叶突然这么一吼,把我吓了一跳,不知道隔壁的二宫君有没有也被吓到了。

二宫没有回复他,两人又一次沉默了好久。

这已经是这一天的第几次沉默了呢,我没数过不知道,我只能感受到每次沉默时不同的气氛,不是卿卿我我的甜蜜,不是和和气气的安心,这次的沉默中充满着火药味。当憋在心中的话都摆到了台面上,仿佛像是就在一瞬一间,决定了很多,预示了近后的生活。

年轻就是好,还有着时间谈天谈地谈梦想,虽然免不了摩擦,免不了落泪。青春就是用来挥洒的,就是用来虚度的。在脸蛋还未饱受沧桑之前,用青春来追逐那风儿的方向,虽是件奢侈之事,但是,不悔的青春是最好的青春,无论完美或是憾缺。

就像歌中那样,

『回り道も たまにはわるくない!
    
    そんなことで 悩んでナイナイ!

    力抜いて 休んでいいじゃない!

    も一度 歌おう!………  』

在还能够感情用事的年纪,一直维持下来的关系,无论是亲情,友情,更或爱情,一定是在你绕着弯路时,不断给你指引,最后在你回归大道时,第一个拥抱住你。

我觉得隔壁这两个年轻人该好好谈谈,便站起身准备去阳台避避嫌,没想到在这时,二宫突然开了口,

『那你回千叶吧。』

我一个踉跄,脚趾撞在柜子角上,那股疼痛狠狠钻进心中。

『二宫和也你有时候也是够迟钝的诶,我离开千叶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来到东京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不会是不知道吧,那么通达情理的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相叶大概是激动起来了,完全不给别人插话的机会,

『我现在的梦想啊,我之所以来到东京啊,还不都是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啊!………』

忍着脚趾与心头的疼痛感,我逃离了他们的对话,来到了阳台。

隔壁屋内又吵吵闹闹了一会儿,安静下来。

忽然,隔壁的阳台门被推开,二宫君走了出来,点上了根烟。

『你们关系不错呢。』

我开口说道。

他大概是没有注意到我,被吓得后退了一步,摆出了一脸苦笑,

『真是不好意思,吵到你了吧。』

『啊,不会不会,年轻人嘛,在所难免的。』

我急忙摇头辩解,他也只是又苦笑了一下。

二宫君靠在阳台的栏杆上,我用余光不停地向他那里瞟。棱角分明的下颚线,是不是又瘦了一圈呢。烟头的火星一颗颗的落下,二宫君也丝毫没有动弹,好像在看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在看,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发呆吧,把视线放置在某一处,用心灵去遥望另一边的风景。

我们没有再交谈什么,直到有冰凉的感觉出现在脸上,我以为只是错觉,可那冰凉的一点一滴的触碰越来越多起来,抬头看了看夜空,像繁星般慢慢飘下的,是雪。

『啊,雪。』

我的声音将二宫君从他那心历遨游中拉回了现实,他看了看我,又仰头看天,

『嗯,是雪呢。』

他看着天的时候,嘴角有一丝微小的抽动。

我转身准备进屋,隔壁的二宫君先一步拉开了阳台门,并对着屋里的人说道,

『下雪了。』

我大步迈进屋子,很识相的不想打扰到他们,但又出于好奇或是别的某种心理,我躲到了月光照射不到的黑暗的小角落,半拉着窗帘,“视奸”着隔壁的阳台。

听到二宫的声音后,相叶走到了阳台上,嚷嚷着,

『真的吗,真的吗?』

声音虽说是恢复了平时的嘻嘻哈哈,但终究还是有了些忧郁的味道。

他们并肩站在阳台上,看着不同的地方。

『是初雪呢。』

『嗯。』

………

沉默。


这个场景似乎勾起我记忆中的片段,一样的地方,一样的人。

还是很多年前,二宫君来看房时的那个雨天,闷热的午后相叶来了。他们也是这样并肩站在阳台上,各自看着不同的地方。他们说了什么我没有在意听,只记得无意中瞥见相叶七分裤下的腿毛,二宫微微弓起的背脊,还有两人充满着自信的眼神,望着遥远的方向。

或许岁月真的是无情,磨灭了眼中的星河,勾勒出了一副副成熟而消瘦的脸颊,下雪天居然还穿着七分裤的相叶的腿毛还在,裹着厚重衣服却还能看见二宫弓起的背脊没变,而两人的眼眸中,银河不再,布满了迷茫。

我真想冲出去,像个热血青年般为他们鼓劲,但是有些事还是得思考后,自己做出决定的好。

也不知道沉默了多久,相叶开了口,

『kazu。』

『嗯?』

『我好害怕。』

『………』

『我好害怕你不知道我喜欢着你这件事。』

『………』

……

………

相叶注视了二宫一会儿,转身走了,离开了二宫家。

月光照进屋的面积越来越大,雪下得也越来越大,阳台门的玻璃上不知何时起了一层薄薄的雾,使我看不清二宫的表情。

对面屋顶上积起了雪,就在这个万籁俱寂的夜空下,传来了二宫悠悠的歌声………

『冷たい雨がいま  雪に変わる

    やけに静かになる街

    君は今どこで   

    どんなふうに過ごしでいる?』

冬天来了。






◇◇◇◇◇

有过那么一段时间,我是不怎么萌幼驯染设定的。

因为青梅竹马的恋爱总会一波三折,在甜死和虐死之间摆荡不定。

或许,察觉到竹马情已经转变成了恋人的爱情,也是需要契机的吧。

然而等待那个契机的到来,需要的无非就是时间。




入冬后,气温迅速骤降,寒风凌厉下,开始想念起秋的温柔了。

冬至后,北半球昼渐长,夜渐长,夜长于昼。

我外出后回家,踏上二楼的最后一个台阶,转过墙角,便看见二宫君伏在走廊的栏杆上打着电话。

『嗯,好的,那我自己去买吧,你不用过去了,外面也挺冷的………』

他似乎看到了我,嘴角微微上翘,向我点了点头。

我也向他点了点头,便进了屋。

『什么?你居然…哈哈哈哈哈哈バカ,还好吧?』

我关上门,站在玄关处换鞋,依然能够听见走廊里二宫君的声音,也能够想到电话的那头大概就是相叶了。

『没关系,你去吧,唔嗯,不要紧哟……嗯,少喝点,嗯,那就这样。』

二宫君挂了电话,进了屋。

不一会儿,游戏BGM的音乐又响了起来。

……

………

我躺在床上看书,听着隔壁二宫君的游戏音乐过了很久停了下来,时间漫长得让我以为已经到第二天了,抬眼看了看钟,却连十一点都没到。

这份寂静持续了很久,静得诡异,仿佛整栋楼的住户都不在了一般。

啊啊,这个夜晚真是静得不像话,就连楼道里人踏上楼梯时裤子与墙的摩擦声都听得见,步调很熟悉,而脚步声却很陌生,一步一步沉重得像要把地板踏穿。

脚步声越来越近,一向胡思乱想的我有些慌,书页上的字一个都没看进。

那人走过我的房门口,在隔壁门前停了下来,接着是钥匙的开锁声,我在心中撕扯着呐喊想要提醒隔壁的二宫君,但是直到开起门锁的声音响起,我都没有喊出声,反而是二宫君先开口了,

『唔!相叶氏,你怎么进来的?吓我一跳啊………』

没有回复,急促的脚步声,推推桑桑的摩擦着衣服的声音,一人压着一人“咚”的一声靠在墙壁上。

那面墙的背后,正是我睡着的床。

『相叶氏,你酒气好重!!!』

『kazu………』

夜很静,相叶大概也是贴着二宫君很近,就连他的耳语声,我这边也听得很清楚。

『大野君问我为什么不带kazu来庆祝会………』

『这……我和那位大野又不熟来着………』

『嗯,kazu,我果然还是好喜欢你。』

二宫已经不是第一次收到相叶突如其来的告白了,而我似乎能从墙壁上感受到他强烈的心跳。耳朵一定红透了吧,我心想。

『相叶氏,你喝多………』

说到一半的二宫突然没有了声音,像是被堵上了嘴后,挣扎着,身体在墙上摩擦着。

『哈啊………』

二宫轻轻地喘息着。

『……kazu,你是不是忘了说什么?』

『才没有忘记。』

『我都等了一天了,你都……』

『我说了没有忘记了!』

二宫一把推开相叶,提高了音量,

『与其在第一时间祝福,还不如在被大家遗忘的最后一刻再说。』

我思索不出这一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无意间瞟到窗外灯火通明,寂寞的路灯旁也有了圣诞树的陪伴。

哦,原来如此,明天就是圣诞节了,今宵是平安夜。

怪不得那般死寂,悄无声息,原来是大家都踏上街头,庆祝节日去了。

我怀着一脸满足了探索欲的笑容,等待着二宫君口中的那句“平安夜快乐”。

『生日快乐,相叶氏。』

出乎意料的,又在情理之中。

如果相叶出生在平安夜,那么对二宫来说,没有了平安夜,今天是相叶雅纪的诞生日。

还没等到相叶回复,钟声敲响了十二下,

『圣诞快乐,ma-kun。』

『圣诞快乐,kazu。』

『我很喜欢ma-kun。』

『我也很喜欢kazu。』

他俩fufufu地笑了起来。

随着脚步声,与拉开滑门的声音,二宫拉着相叶,又来到了阳台。

『咳咳,』

二宫干咳了一声,指着远处的黑夜独月,开口道

『虽然现在,这一刻,并没有,但是突然想到的,请聆听一下。』

『何て言ってた頃は言えなかった

    どうして言えなかったかな?

    見上げた先のものより、君は君は...

    今なら言える 虹より君はキレイだ…』

歌声回荡在夜空下,回荡在街道上,回荡在心中。

夜幕,

两人重叠的身影,

想要传达出的心情,

化作旋律,

それはやっぱり君でした。





◇◇◇◇◇◇


从那之后,相叶再没有来过隔壁。

一直到新年后。


事情总是发生在夜晚,不论是好事,坏事。

当我站在阳台上喝茶的时候,

又是隔壁的门锁被突然打开,但这次二宫并没有被吓到,反而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样,继续打着游戏。

『nino,』

相叶对二宫的称呼变成了“nino”,让我有些不习惯,也隐约察觉到了些蹊跷。

『我来还钥匙了。』

『就挂在玄关那里吧。』

钥匙互相敲击的声音。

椅子被拉开的声音。相叶坐了下来。

『萨克斯我还是会继续的,这样还能……』

『随便你。』

『nino……啊,那个,回去之后,我会好好说服………』

『没关系,本来就是我的错,我们的关系本来就不应该是这样的。……你父母反对也是没办法的,不是吗。』

『不,kazu,我………』

『别这样叫我。』

二宫的游戏里连续发出了三声game over。

『你不挽留一下吗,nino?』

『是你提出的要分开,相叶桑。每次你做出的决定,不论怎样都不会让你回心转意的。』

相叶推开椅子,叹口气道,

『果然和大野桑说的一样,nino根本就不在乎我在哪里,做着什么………』

『我都说了,我和那个大野什么的一点不熟!你就那么相信他对我的评价吗!』

二宫关了游戏,把手柄摔在了地上,分贝也提高了两倍,对相叶吼道。

『可是你很难懂啊,我不能理解你啊,说喜欢也好,突然允许我抱你也好,你的一言一行都让我有种二宫和也真的喜欢相叶雅纪的错觉。』

相叶突然爆发,不给人以反驳的余地,

『我总是很不安啊,在提出分手之后,你也没有来联系过我,像消失了一样,手机也是一直无人接听。我对于你,到底算是什么………』

相叶的声音渐渐软了下来。

『曾经以为只是竹马,』

二宫站起来,脚步声很轻,

『后来发现ma-kun是恋人,现在是喜欢过的人。让你的父母困扰,真的非常抱歉。』

相叶苦笑着,走向玄关,

『nino有时候真的很笨呢,我明明说了会说服他们的………』

二宫没有回答。

『那我走了。』

相叶穿上鞋,打开了门,朝着屋里的二宫笑了笑。

『笨蛋nino,明明你只要挽留一下,我就会留下来的………』

说罢,相叶甩上门,大步离开。

我站在阳台上,手中的茶半口未喝,喂喂,二宫君,你还在想什么呢?快点追上去啊。

………

『那么,相叶氏,你留下来好不好………』

寂静的房间那边,传来二宫哽咽着的哀求,颤抖的声音中,多少的不甘,多少的痛苦,弥漫在空气中,刺痛着心脏。

隔壁的脚步声越来越远,随后是打开玄关大门的声音,二宫走出了屋。

可是,怎么办,相叶已经在楼下了,大步流星的,二宫不可能追得上了,二宫将失去相叶了,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的故事真的要bad end了。

不行,

不可以,

还不能就这样结束。

因为相叶雅纪不知道的还有很多。

不知道至今二宫和也为他作的那么多歌,

不知道分手后二宫和也半夜叫着ma-kun,从梦中醒来偷偷哭泣,

甚至不知道现在的二宫和也是有多想挽留,多想继续一起前进。

二宫和也没有告诉他的,独自埋藏在心中的话,还有那快要溢出来的喜欢,相叶雅纪不能就这样错过,

不行,至少现在还不行。

我心急如焚,试图开口叫住楼下的相叶,但喉咙像被堵住了一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做,由着身体做出本能,又或是情急之下极端的反应。

『啊——谁啊!!』

相叶的叫声把我拉回了现实,手中是反扣着口朝下的茶杯,里面的茶水显然已经不见了,直直地倒在了相叶头上。

我心头一紧,立刻逃回屋内,生怕被发现,但又想确认相叶的去留,探出半个脑袋往下看。

『这水居然还带茶叶的,啊,可恶………』

或许一杯茶的可能性近乎无穷。

『ma-kun!——』

声音回荡在夜空下,传得那么远,又那么近。

二宫扑向相叶,头埋在相叶的胸口,颤抖着,用力地抱着。额头左右蹭着相叶的衣领,前发被蹭乱了,翘起一两簇。

『nino,我身上湿的………』

二宫显然没有在意,或者根本没听相叶说了什么,拼命地往相叶怀里钻。

『ma-kun不要走……ma-kun留下来好不好………ma-kun离开这里的话,会寂寞的………』

相叶拍了拍二宫的后背,轻轻地拦住他的腰,脸颊贴上他头顶蓬松的头发。

『我在这里哟,在kazu身边,哪里也不去。』

长长的前发被水打湿后贴在脸上,遮住了相叶的面庞,我看不清现在的他是什么表情,大概在笑,大概在笑着流泪。

『过两天和我一起去千叶,向父母说明情况,好吗,kazu?』

二宫在相叶怀着,缩成一小团,哽咽着发出“唔—”的声音,听到相叶的提议,使劲点了点头。

月光下,路灯下,二宫和也与相叶雅纪,

不论今后如何,至少在这一刻,在他们重叠的影子中,看到了永恒。

方才还在隔壁的二宫,哽咽着哼出的歌声,延迟般地在脑海中回荡,

『優しく笑う君が

    この時間が空間が

    泣きたくなるくらい

    一番大事なものだよ 。』

……

………







◇◇◇◇◇◇◇

暖锋过境后,晴空万里,气温升高,气压降低。

樱花攀上树枝,带来少女般的粉嫩,带来了等待许久的春季。

春天是个美好的季节,她的魔法能够治愈寒冬留下的伤痛。


早起后,走廊里闹哄哄的,像是搬家的声音。

我准备去和新邻居打个招呼,不料一开门,眼前就是抱着一个大箱子的相叶。

『啊,你好,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吧。』

说完,便是一个连眼白都没了的笑颜,超可爱。

我连忙摇头,说着没关系。

转头看向隔壁二宫君家,门开着,箱子不断地向里面搬运。

啊啊,的确是隔壁有新住户了呢。

二宫走过来,对我介绍道,

『早上好,这位是………』

相叶放下手中的箱子,用手背擦去前发下的汗水,抢过二宫的话道,

『 二宮雅紀です、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






たまには聞きたいな。

偶尔也想听一下的。

今日は私と君が

今天是你和我的

名字を重ねた日。

名字重叠在一起的日子。

愛が芽吹いた日。

是爱萌芽的日子。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gns ٩(๑òωó๑)۶

-夹带了私货真的是抱歉(土下座…
如果gn有早睡早起的好习惯的话,那么看这篇  文的时候,爸爸我正在考试了qwqqqqq
所以我是来攒RP的!!()

-祝愿和我一样悲剧的上海17届高考3+3小白鼠们,地理一定A+A+A+A+A+!! (๑•̀ㅂ•́)و✧

-最后,再一次的,大家考试都加油~

-晚安,米娜桑~

评论(2)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