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空の下、ニノのとなり

ARASHI←N中心←毕业生吹

忙里偷闲 写写脑洞

【竹马】再见(二)


前文指路:  (一)







 

 

 

2



 

“nino?”相叶是吓了一跳,整个身体僵着,清楚地看到对方有些闪躲的眼神。气氛凝固的悄无声息。


 

“papa?papa?”他的手被小女孩牵着摇了摇,这才回过神,

 

“要不一起吃?进屋吧。”他强行挤出一句提案,这是只有相叶雅纪能都做到地神展开。


 

“哦,唔嗯…”二宫也没有拒绝。二宫拒绝不了相叶,这点他很清楚,才会做出些出乎意料地举动,突然地亲吻也是,在知道二宫对自己也有同样地感情之后,开始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相叶雅纪从一开始就喜欢二宫和也,不是作为兄弟地那种,也不是作为发小的那种,是作为恋人的喜欢。在对上那双蜜糖色的双眸的那一刻起,就陷了进去,还在二宫口口声声叫着“雅纪哥哥”的时候,就已经认定了他是特殊的存在,某种意义上,这大概也算是笨蛋可怕的直觉吧。

 


所以,相叶在高二的秋天,吻了二宫。后来啊,他们就开始交往了,但并不是正大光明的,当时学校里的气氛迫使他们进行秘密的地下恋情,因为在他们的上届,学生会长公开出柜的事,闹了不少麻烦。暂时的克制一下,避免给对方添麻烦,直到毕业为止,出了学校之后就是两人的世界了,当初还不明世事的他们这样拉勾约定。

 


一直到毕业,他们的恋爱都被藏得好好的。毕业典礼那天,向来受女生欢迎的相叶,从一波又一波的女生中逃脱,在教室里找到了正在理包的二宫。虽然二宫平时对这种恋爱中传统的小事也不怎么在意的,但在收到相叶制服第二粒扣子时,还是不受控制的心跳加速了。

 


春日里的阳光,把他们重叠着的影子印在木地板上。‘啪’从前门传来东西落地的声音,是几个来教室留影的同学目睹了一切。


 

被看见了…二宫心头一颤,一时僵硬地矗在原地。一瞬间感受到的是一双双从没见过的复杂的目光,嫌弃、鄙视、恐惧、嘲讽……

 


“快逃吧,kazu!”

 

相叶笑着,牵起二宫的手,在一阵阵的尖叫与议论声中跑出了教室,带着他们的青春逃离象牙塔,拼了命地逃离议论纷纷的黑暗,朝着他们向往的二人世界跑去。没有什么比牵着手奔跑在校园里更像青春的事了,穿过走廊,路过球场,在漫天的樱花下,跑出了学校,又跑了一阵终于放缓速度停了下来。相叶撑着双膝,喘着气,二宫用手背擦了把额上的汗,几乎是同时抬眼看了眼对方,又一齐笑出了声。


 

他们早就计划好了,毕业后一起租房同居,开始他们迟到一年的热恋期。

 


然而,没有像所想的那样顺利,毕业后,相叶去了本地的短大,二宫考上了东京的大学。千叶和东京离得并不远,原本想着毕业后就可以心安理得的牵着手一起生活,随着异地恋爱的开始而破灭了一半。二宫出发去东京的那天,相叶和他一起去了车站,他们在人潮中拥吻在一起,然后说了再见。

 

 

 

 

 

 

 

 

 

这是相叶结婚后,二宫第一次去他家里,尽管地址已经烂熟于胸,相叶也说可以随时来玩,可他从没去过。这是间不算宽大的独栋,两层式,三个人住绰绰有余,更何况现在是两个人。家里铺着温馨对的木地板,基本都是木家具,所以整间屋子里散发着一股木头的香味,是和相叶一样温柔的香味。

 


“啊,抱歉啊nino,我只买了两人份的。”相叶似乎是刚刚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他有些尴尬的看着二宫。


 

“你就打算每天给小孩子吃速食便当吗?”二宫知道相叶老家是开中国料理餐厅的,也知道相叶其实不怎么会做饭。

 


“这…要不…二宫桑……”


 

“我拒绝。”

 

 


 

可是第二天,二宫还是提着两大袋子,站在相叶家门口。

 


明明自己不怎么喜欢小孩子,也知道见面总还是挺尴尬的,我这是在干什么啊…二宫心想,他有些后悔又站在这里。这是人性不完整,所缺少的那一面暴露出来的时候吗。可是当二宫看到雨中相叶失了神的双眸,就忍不住的心疼,明明是不想让他再难过的,明明知道自己是他心中的一块累赘,却忍不住的一次又一次的去见他,出现在他的面前。

 

 

 

“nino?你来啦,快进来快进来!”

 

相叶接女儿从幼稚园回来,一脸欣喜的样子,他没有十足的把握二宫会来,在看到那个小猫背站在家门口时还是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来,奈奈,这是二宫叔叔。”

 

相叶弯下腰对小女孩说。小女孩拉着爸爸的袖口躲在他身后,有些害羞的样子,抬着上目线,吞吞吐吐地叫了声二宫叔叔。不擅长应对小孩子的二宫,有些生硬地回了句问好。

 


奈奈这个名字是女孩的外公取的,原本相叶是想在名字里带上和字,后来作罢了是因为不想让一个生命背负起另一个生命的任何一点一滴。

 


那么,为什么相叶雅纪选择了结婚呢?心思纤细的他,总是想一个人背负起许多事,不想让别人感到难过,特别是二宫和也。相叶曾经以为自己结婚了,二宫和自己的故事就可以成为过去式了,再也不会有流言蜚语,不会遭受他人的异样的眼光,可是他好像有些弄错了。二宫依然爱着他,他也无法全盘放下二宫。本以为拔了的刀,却使伤口越来越痛,鲜血流得越来越多了。

 


当然,相叶也很爱他的妻子他的孩子,是作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的爱,这和对二宫的感情是不同的。

 


即使爱上了别人,

 

那终究是别人。

 







—————————TBC———————————



感谢阅读(笔芯


会撒玻璃渣的,请稍等www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