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空の下、ニノのとなり

A团饭黄担绿苏←毕业生吹←本质ALL2•̀.̫•́✧

忙里偷闲 写写脑洞

【竹马】再见(一)

 


预警!预警!预警!

 



 

 

0

 


“雅纪……”他的伞撑过男人的头顶,面前的人没有丝毫反应,他知道一切太突然,太让人无法理解并且全盘接受。他眼前是男人被雨淋湿的发尾,一滴一滴地滴着水,就如同男人脸上流过的泪。



相叶雅纪的妻子走了,突发的交通事故带她走了。意外就是这样毫无事前预兆,不给人以反应的余地。二宫知道了这件事后,就拼命赶去找相叶,最后在公墓看到了他消瘦的背影。


 

他好像是特意没有告诉二宫,可是又怎么会瞒得过去,只要他一安静,二宫和也的世界也就安静了。都说二宫的人生中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悲剧都与相叶雅纪有关,喜剧也是,在他们的人影重叠时就已经注定了这样的命运。

 


他们在雨里一直站到了天黑,谁也没有说话。最后还是二宫先开了口:“外面冷了,感冒可不好。”说罢拉起相叶垂在裤缝边的手腕,向停车场走去。相叶也没有反抗,低着头默默的跟着他。


 

“天黑了,我带你出去。”公墓的灯似乎年久失修,二宫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照着地上的石板路。他没有回头,他并不想知道现在的相叶是怎样的表情,出于怜悯也好,自私也罢,回头的话又要说再见了吧。

 


回到车上,二宫找来毛巾甩在相叶头上,见他一动不动,叹了口气,拿起毛巾帮他擦拭,胡乱的擦干他的头发,就像当初相叶闹着帮自己用消毒毛巾擦脸一样。忽然相叶抬起来头,他们四目相对着,黑色的杏眼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如初见般吸住了目光无法移开。

 


不要这样看着啊……二宫的耳根泛起了红,他觉得自己要控制不住了,想要拥抱他,想要亲吻他的心情快要溢出来了。在那之前赶快收回目光吧,这样想着的他,被相叶吻住了双唇。


 

车窗玻璃上的雾气被二宫发尾画出了一道痕迹,他微睁开眼,看着现在轻轻吻住他的男人,正巧,对方也看着他。哭得发红的眼眶,本就不多的眼白上爬着几道血丝,这都不影响二宫堕落在这双眸中。


 

撬开牙关回吻过去,没有被拒绝便更加放肆的享受这一刻的贪婪,即便心里怕得要命,也无法从这湿润的吻中逃离。

 


因为每次说了再见之后,还是会一次又一次的去见你。

 



 

 

1



再后来的几个礼拜,二宫都没有去联系相叶,说到底他并没有什么资格去联系他。二宫是知道的,相叶结婚,也有了孩子,现在他的生活应该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了。


 

是不是抱有一丝侥幸呢,现在的话,乘虚而入。他无法否认没有过一秒这样的想法,所以出于对自身人性的保护,终是忍耐了好久没有去联系相叶。

 


这段时间里,二宫一直在想关于那夜车里,毫无防备的那一个吻。是什么开始了,还是什么结束了,就像曾经那样,以一个吻开始了他们的恋爱,又以一个吻结束了。那距今也许多年了。

 


从小一起长大的二宫和也与相叶雅纪,理所当然的升入同一所高中,又凭借相叶自带的奇迹boy属性,一如既往的分到同一个班里。那是三年天真烂漫、情窦初开,无法复制也无法回去的美好时光。

 


相叶加入了学校的野球部,二宫因中学时左手粉碎性骨折无法继续他的野球梦想。他当时并不明白相叶为什么放弃了热衷的篮球部,而加入了自己爱好的野球部,为此他还别扭了一阵,可看到那家伙打出了本垒打,背着夕日光芒向自己挥手跑来,笑颜比背后的夕阳更加耀眼,突然就醒悟了,没有什么比相叶雅纪的笑颜更加重要的了,那是他想占有的,一生的宝物。

 


那是在高二秋天时的运动会期间,一场与邻近学校的野球友谊赛,赛前相叶特意找到懒在树荫下发呆的二宫,

 

“nino!我觉得今天状态绝好调超哟!”

 

说完转身就跑向球场,留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二宫,沉浸在清爽的肥皂香味中。

 


比赛进行到后半段时,二宫才慢慢悠悠地晃到球场边,站在人群之后的角落里,隔着层层学生,不算高的二宫仍然能一眼定位相叶雅纪。自从他意识到自己对相叶的感情之后,他就没有去看过相叶的野球部练习,更不要说比赛,所以这是他久违的再次看到了那个活跃在球场上的相叶雅纪。

 


球场上的相叶和平时有什么不同呢,就是不一样。平时总是笑到眼白出走,有些蠢蠢的笨蛋感,又是那么的令人怜爱。而此时认真的眼神,二宫非常喜欢,被这样看着的话一定是会认输的。


 

‘当’,学生们的欢呼将二宫拉回了现实,在他还没有弄清楚状况时,相叶便朝着自己跑来,被找到了呢,明明在这种角落里。

 

“nino!看到了吗!我就说今天状态绝好调超吧!”

 

是记本垒打赢了比赛,二宫从周围的气氛得出了这样的判断,迎上前去。

 

“恭喜啊,相叶氏。”

 


此时,他们之间只隔着一道铁丝网,他看着相叶额上的汗珠顺着脸颊滑下,想伸手糊他一脸,却又停在了半空,在大家的目光下可以触碰吗?可是好想拥抱他,来分享这份喜悦啊。

 


“等等我哟,马上就来!”

 

相叶说完便转身扎进了欢庆的队伍中。

 

 

 

二宫等了挺久的,围观的人群陆陆续续的都散了,他逆着无限夕阳靠在铁丝网边。

 


“nino!抱歉抱歉,等久了吧。”

 

相叶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还穿着比赛时的球衣,右臂沾上了一大块土渍,二宫伸手拍了拍,抖下了些沙土。

 

“笨蛋,你太慢了。”

 

假装生气,来掩饰内心的欣喜。他就是这样的,不够坦率,确实是个胆小鬼,才会红着耳根,别扭了起来。

 


刮来一阵西北风,吹的树上的枯叶飘向远方,再睁开眼,相叶把二宫的手握住,眼神坚定地看着他,前发被风吹在脸前也不影响他眼中闪烁的光。二宫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那是喜欢的人啊,就在眼前啊,现在的情况现在的气氛,难道,难道要……

 


他还没有思考完毕,就被一个吻切断了思绪。太狡猾了……

 


但是什么都不用去想了,现在这样就好了。

 


是啊,二宫和也啊,最喜欢相叶雅纪了。

 


这个吻并没有很久,他们四目相对,二宫想着要变得坦率才行,勇敢的传达给他才行。只有一起前进,才能真正的前进。

 


“喜欢……我喜欢你!”


 

二宫整个人都红了。


 

“我也最喜欢kazu了。”

 


……

 

………

 

 

 



 

二宫闲逛在街头,理智告诉他不能去见相叶雅纪,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地走到了相叶家门前。

 


他盯着门牌上的字看了很久,那是他最喜欢姓氏,是原本离自己名字最近的两个字,而现在他终不敢按下门铃,轻叹了一声,准备转身离开。


 

“nino…?”


 

出现在二宫身后的是,提着一带便利店便当,一脸惊讶的相叶雅纪,牵着他的女儿。

 

 






————————TBC————————



感谢阅读(笔芯


甜不过官方,准备来撒玻璃渣ww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