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空の下、ニノのとなり

A团饭黄担←毕业生吹←•̀.̫•́✧

忙里偷闲 写写脑洞

【竹马】再见(完)


前文指路:  (一)  (二)  (三)  (四)






 

5

 

 

当初,相叶离开东京回到千叶之后,找了份本地的工作,踏踏实实的从头开始。他不是没有后悔过,在痛彻心扉的夜里,一个人默默喝着酒,度过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后来家里人给他安排了相亲,他才想起来还没有和家人坦白过和二宫的事,不过想了想还是作罢,就算是为了保护他,保护自己也好,他去了,见到了后来他的妻子。她是个好姑娘,勇敢温柔、善解人意,相叶也常心生愧疚,他想好好地爱她,却总会在不经意间想起二宫。

 


在交往了三年后,相叶雅纪娶了那姑娘。他在短信上告诉了二宫,其实他不确定二宫能否收到,毕竟是很多年没有联系了。

 


后来,二宫出席了相叶雅纪地婚礼。他穿着帅气合身的小西装,一个人站在人群的最后,看着身着白色礼服的相叶与新娘交错的身影,强颜欢笑的眼神里藏不住的寂寞。相叶在一开始就注意到了他,瘦小的人儿还是一副高中时的模样,躲在人群后的阴影中,他多想冲下去将他拥入怀中。他不是没有一瞬逃婚的念头,可是他早就决定要好好爱他的妻子,相叶不是会轻易妥协的人,甚至有些固执,他还是好爱好爱二宫和也。

 


相叶在酒席上灌了许多酒,他本不想哭的,在人都散去后,他重重地摸了把脸,眼眶发红的露出了比哭还要丑的笑容。

 


二宫早早就离场了,他坐着总武线回到了东京,那个能够一直做着梦的城市。他坐上山手线一圈又一圈,直到终电结束他下了车,蹲在空无一人的站台上,哭得像个孩子。

 


他们错了,输给了太过年轻的青葱岁月。

 



那之后,二宫辞去了东京的工作,也回到了千叶。他在一家报刊做编辑,一边写写词作作曲。明明在同一座城市中,却再没有在街上遇到相叶,他也不敢去相叶的新家拜访,也没什么理由。

 


一直到相叶雅纪的女儿出生,一直到他的娇妻去世,他害怕再也见不到相叶雅纪,他问遍了所有人相叶在哪儿,火急火燎地赶到他的身边,见到那个几年未见的背影孤零零地淋在雨里,二宫多想一把从背后抱住他,走上前却是为他打起了一把伞。

 



他们的恋爱似乎拖得太久,从相遇开始早已占据了人生的一半。经历了分分合合,已经不在意对错,因为对二宫和也来说相叶雅纪就是正解,同样,对相叶雅纪来说二宫和也就是正解。

 


二宫再次站在相叶家门口,调整呼吸,在他还没按下门铃,门还没被打开之前,眼前突然一片空白,再真开眼后,是相叶雅纪安稳的睡颜。

 

 

 

 

 

是…梦?二宫愣了很久,反应过来后,便是发自内心地笑出了声。

 


“嗯…kazu?怎么了…”相叶感受到身边的动静后,迷迷糊糊地问道。

 

“没什么哟,突然更加喜欢你了呢~”二宫撒娇般地往相叶的怀里钻,蹭来蹭去的。

 


相叶雅纪翻过身将其压在身下,就是一个深吻。

 

 

 

 

 


 

 —————————END——————————


后记

 

太过天真假装成熟的是我

 

涉世未深不懂感情的是我

 

 

到最后完全不忍心BE了…强行HE跑题烂尾了qwq

 

 

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比心)(比心)(比心)

 

【竹马】再见(四)


前文指路:  (一)  (二)  (三)





 

 

4


 

秋风吹得头有些痛,二宫托着疲惫的身子,走在回家的路上。

 

还是无法控制身体的冲动,他笑自己的不够成熟,心智还没有完全成熟起来,在某些地方却率先衰老了。这如果算是个答案的话,自己一定会受罚的吧。

 

他们在感情的路上,从来都不平坦,这是违背世界规则所注定的。

 

在他们恋爱的第五年里,二宫从大学毕业,正式踏上社会,相叶也应聘成功,从四处打工毕业,成为了一般社员。两人都有了稳定的收入,生活经济方面基本不成问题,他们决定向家人坦白了。年轻时总以为就算一个人不能独当一面,那两个人一起定能与世界抗衡。

 

那是个闷热的午后,相叶第一次看到一向温柔的和子妈妈愤怒而又失望的神情,她说着别开这样的玩笑,说着不能承认,说着好好考虑清楚。他们被赶出来后,在门口站了很久,那是第一次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他们这样的关系是很难被接受的。这不能怪谁,谁不希望自己儿子能获得圆满的爱情,而不是饱受世人的冷眼相待,谁都没有错,只是这个世界还没有做好温柔接纳的准备。

 

后来,他们在一起继续了一整个秋天,表面上依旧是整天胡闹打情骂俏的样子,心里却是总有道过不去的坎。

 


他们偶尔并排站在狭小的阳台上,吹着夜风喝着啤酒,带着些醉意,学着经典的台词,

 

“今夜月色真美呢,雅纪。”

 

话音未落,他向相叶那边轻轻的一瞥,换来一个带着胡渣的吻。

 

“如果还没老的话,十年后也想和你一起赏月。”

 

一点不像相叶会说的话,惹得二宫直发笑。

 


十年后的他们在哪儿,他明白。他们都明白。他们怎么会不明白,或许不能再这样任性了,顺从这个世界的规则,不是变得世俗,只是想变得成熟,就像小说中主人公一样成长起来,担负起一份责任。

 

 


分开的那天不能再普通,相叶吃完早晨,拎着和平时一样的公文包,说着“我走啦”出了门。过了不一会儿,门又开了,相叶又折返回来,似乎有一点着急地来到刚刚套上毛衣,有些被吓到的二宫面前,俯下身就是一个吻,没有很用力,但非常的有实感,印在二宫的猫唇上。“再见…”轻的连相叶自己都听不清。

 

那之后,相叶雅纪就没有再回来。他没有带走任何一件东西,因为那都不是他的,那是属于他们的。

 

 

 

相叶离开了之后,辞掉了东京的工作,回到了千叶。他不知道这样的决定是否正确,他只是不想让二宫再收到伤害,试着顺从这个世界,试着不再去想念他,不再去见他。可是,这太难了。他爱着二宫和也。

 

另一边,二宫开始机械式的一日两点一线的反复,他把对相叶的思绪都藏在夜晚的酒中,伪装成和其他人一样的行尸走肉在这个大都市。他在周末偷偷跑到千叶,在熟悉的地方无聊的闲逛,就是那么故意地假装成巧合,遇到了相叶。

 

“最近好吗?”我想你了。

 

“还好。天冷了呢。”我也想你了。

 

原本就不说心里话的二宫,开始变得隐忍的相叶,僵持住的两人,约饭的话怎么就说不出口。

 

“那,再见。”

 

“再见。”

 

相叶把风衣裹了裹紧,向着反方向走去。

 

 

没有吵架,没有挽留,也没有理由。他们分手了。

 

 

 

 

 

 

夜里的风把二宫的酒意吹散了不少,他拐进街旁的便利店,想买点热饮取取暖。

 

刚踏进店里,一个身影吸引住了他的注意,肩膀弧度在两件连帽衫的衬托下更加明显了——那似乎是高中时的学生会长。即使从一头金发染回了深棕色,手上的饰品也减少到了只有无名指上的戒指,但眼中闪烁的锋芒丝毫没有被岁月磨灭。

 

二宫看着他从货架的弯角那头拐过来,身后跟着一个肤色黑黑的微猫着背的男人,互相说说笑笑的,十指紧握着。

 

他们从二宫身边擦肩而过时,丝毫没有注意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二宫。那才是成熟的从容吧,不是去顺从世界的规则,也不是去刻意对抗,只要你在,我的世界便为此转动。他似乎找到了多年前的答案,可这又能怎样呢,终究是错过了那么多年,错过了彼此相拥的机会。

 

可是,想待在他的身边。想通之后,对他的感情淹没了二宫的心。如果说现在拥有是一种罪过,那就让上天惩罚吧。

 



 

第二天傍晚,二宫一如既往地站在相叶家门前,按下了门铃。屋里传来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一下一下的敲打着二宫的小心脏。

 

“nino你来啦。”看上去十分平常的相叶,似乎不怎么记得昨夜酒后的事了,让二宫安心了许多又有些不甘。

 


像往常一样的吃过晚饭后,相叶提议三人一起去散散步。晃到公园里,奈奈荡在秋千上,背后是斜阳被完全吞没了的深得发紫的夜空,二宫和相叶靠在一旁的围栏上。二宫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另一只手掏出打火机顺着点上一支,

 

“要么?”他递过烟盒。

 

“不用。”

 

他又把烟盒收回了口袋,用食指中指夹下嘴上的烟,轻轻呼出一阵烟雾,瞬间在空中散开。

 

“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以前和相叶在一起的时候,相叶从没见过他吸烟。

 

“也就最近几年。”他看着远处的天空上一轮洁白,淡淡地笑了笑。

 

夜里的风吹着有些凉,相叶想去喊奈奈准备回家了,二宫忽然叫住了他,

 

“今夜月色真美,雅纪。”

 

相叶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那紧裹着单薄外套、猫着背、看着远处的男人,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眸中,映着一轮明月和面前的相叶雅纪。

 

十年后的我们会在哪里,现在已经有了答案,十年后的我们还在同一片夜空之下,学着那句经典的台词,但现在应该能够尝出这句告白的真正味道了吧。像是花瓣的甜味,恰到好处地填满了心中的坎,给一片片空白染上恋爱的粉红色,一起谱写未来的故事。

 

“你更美哦,kazu。”

 

很直球,很相叶雅纪。

 

可这次二宫没有扯开小尖嗓,傲娇地骂着恶心,粉红色迅速爬上耳根,他低下头羞涩地一笑,又抬眼用上目线看着相叶。

 

“奈奈!天冷了,回家咯!”

 

“好!”

 

小女孩跳下秋千,跑去保住爸爸地腿,相叶见状顺势将她抱了起来,

 

“起飞了哟!”

 

 

 

二宫在公园入口和父女俩告别,直接向着车站的方向走去。

 

转身没走几步,腿上就被软软地保住,

 

“二宫叔叔,”

 

回头一看,是奈奈拉住了他,

 

“和二宫叔叔在一起的爸爸,真的很开心的样子。”

 

二宫一愣,回头对上了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眸。

 

啊,真是和那家伙一样,温柔的孩子呢。二宫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说道,

 

“那二宫叔叔就和奈奈的爸爸一直在一起,可以吗?”

 

 

 




——————————TBC——————————


感谢阅读(比心


结局卡文了...突然有点不忍心BE...可是qwq


另外今天竹马www





【竹马】再见(三)


前文指路:   (一)    (二)




 

 

3


 

“唔!果然nino做的超好吃!”相叶塞了满嘴,嚼起来也挺费力的样子。

 

“吃着东西别讲话!”明明只是涮涮锅而已,被夸奖了的二宫撇嘴道,“奈奈酱多吃点哦。”

 


二宫的突然出现并没有打破家里应有的温馨气氛,好像太理所应当的样子,坐在相叶家里,在这个原本不是他的位置上。其实二宫是非常在意的,关于奈奈对他的看法与态度。在他上小学前,父母就离婚了,整个童年时期都在一个灰色的世界度过,直到他遇到了相叶雅纪,他的世界开始被染上了颜色。所以他很担心自己的存在对这个失去了母亲的小女孩会不会有影响。

 


“果然二宫叔叔比爸爸厉害呢,呐?”

 

小女孩认真地拿着筷子夹碗里的菜叶,一边小声地安慰相叶:“嗯…爸爸做的炸鸡也很好吃…”

 

二宫没忍住笑出了声,连忙用手捂住了嘴,抬眼看向相叶,真是和爸爸一样温柔呢,

 

“的确很好吃哟,相叶氏做的炸鸡。”

 

 

 

之后二宫每天晚上都会来到相叶家,为他做晚饭,这仿佛成为了一个惯例,谁都没有拒绝,便一直持续了下去。三个人一起吃好晚饭,再一起打会儿游戏,等奈奈睡了之后,二宫就动身回家。他和相叶家离得不算远,天气好他就走回去,最近天气越来越冷了,临走前相叶总会嘱咐他坐电车回家,别冷着。

 


二宫总是避免去考虑一个问题——他们现在到底算什么关系。没有金钱联系,也没有什么契约,两厢情愿的却是暧昧不清。这样的关系真的没有关系?这样的关系会持续多久?会不会有结束的那一天,又要说再见的那一天?这些想法一出现再脑海里就被二宫赶走,对他来说考虑这些只会让事情更加复杂,不如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对,就一直这样子,就可以一直,一直待在相叶身边了吧。

 



那天二宫来到相叶家的时候,桌子上摆着一个装着蛋糕的盒子,正当他疑惑不解时,相叶从屋里出来说道:“今天是奈奈生日,来办个派对吧!”

 

二宫有些哭笑不得看着眼前这个穿着长颈鹿套装的三十代男人,他举了举手中的塑料袋,

 

“今晚是汉堡肉哟。”

 

“汉堡肉?”一个带着比脸大了一圈的老虎面具的小女孩从相叶身后跳了出来,一脸兴奋的样子。和二宫一样,奈奈也最喜欢汉堡肉了,特别是相叶做的汉堡肉。

 

“那今天就由中华料理店的长子主厨吧!”相叶摩拳擦掌的样子,想跃跃欲试。

 

“你还是装好你的长颈鹿,去那儿坐着吧。”二宫一脸嫌弃地把相叶赶出了厨房。虽然他也知道相叶擅长这道菜,并且做的汉堡肉是最好吃的味道,可是他不怎么想回忆起那时候的味道。

 

这边厨房里一样样都井井有条地进行着,客厅里时不时传来相叶和奈奈嬉笑的声音。

 


二宫把热腾腾的汉堡肉端上桌,只见相叶从身后拿出几瓶啤酒,一脸坏笑的样子。

 

“小孩子可不能喝……”

 

还没等二宫说完,他又从身后拿出一瓶果汁。

 

“干杯——”


 

灯全都关掉之后,就算只剩蜡烛上的烛光摇曳着。奈奈闭着眼睛双手合十许着愿,相叶看着她,嘴角挂上了最真挚的弧度。暖黄色的烛光映在相叶的眼眸中,显得分外柔和,二宫看着他,那是许久未见了的温柔似水的神情。

 


蛋糕对二宫来说有些过于甜腻了,他吃了一小块,剩了一大半丢到了相叶的盘里。


 

后来稍微闹腾了一会儿,奈奈在沙发上睡着了,相叶把她抱到了楼上的房间里。再等他下来的时候,二宫已经起身准备走了,

 

“nino,要走了吗?”

 

“嗯。”二宫整理着后领,头也没抬道。

 

“再喝几杯吧,呐,kazu。”

 

二宫有些被吓到,顿了顿手上的动作,抬眼看向相叶。太狡猾了…被叫这个称呼还是很久以前了。



 

那时候,相叶总是整天kazu kazu地喊个不停,有时只是想喊一声而已,喊完又什么也不说,一脸宠溺地看着二宫的耳朵一点一点变红。那时候正是他们恋爱的第三年,各自习惯了大学里的生活,即便不能一直在对方身边了,相叶每个周末都会跑到东京去找二宫,放假了二宫便回来。

 


相叶第一次去的时候,在新宿站迷路了半天,和二宫打电话擦肩而过,走了几步像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样,转身回头,对上了也恰好转身的二宫的眼睛,放下电话,冲上去把他抱在怀中。

 


笨蛋,也就几个礼拜没见面嘛,二宫轻轻地吐槽,还是坦诚地埋进相叶的胸口——那是最让人安心的地方了。



 

基本的见面模式就是二宫下课后去车站等相叶,然后一起吃饭,再一起回到二宫租的屋子里,开始他们的夜间活动。第二天睡到中午起来,一起打打游戏,晚上二宫送相叶去车站。看着他进入站内,消失在闸机那头,他们原本约定绝对不回头的,可二宫还是喜欢看着他直到不见,轻轻道一声再见,因为他知道,即使说了再见,他还是会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眼前。一直都是。

 


后来啊,相叶短大毕业了,因为厨艺实在不上手,放弃了继承中华料理的家业,他去了二宫在的城市,开始了打工生活。那是他们唯一一段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时光,挤在1DK的小屋子里,没有外界的打搅,拼凑出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二宫在外人看来比较孤僻,生性本就冷淡,明明人际关系的处理非常上手,却懒得到处交朋友。这使他经常一个人移动在大学里,最初也有人来约他玩,都被他一一拒绝了,最终也被贴上了奇怪的人的标签。

 


那次二宫下课去车站接相叶,正好被几个在附近玩的同学瞧见了,他们牵手回家,旁若无人的打打闹闹,包括在拐角处蜻蜓点水的一吻。那之后,有女生去约二宫出去玩,旁边的人便脱口而出了,

 

“那家伙喜欢男人哦。”

 

“诶!不是吧…”

 

“好恶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二宫什么也没说,在一旁默默理包,他不是接受了这冷嘲热讽,他只是不敢抬起头看那些人的表情,他只是害怕,那样像围观畸形物种的眼神,发出刺痛心脏的笑声。到底是谁在另一个世界,不得已的被隔离在了界限之外。没关系的,他又不是一个人。


 

可是,相叶雅纪或许也会遭到这样的对待,像高中时期的那个学生会长那样,像在万众瞩目下被凌辱,这样说大概有些夸张了,但还是会被排斥不是吗——这样想的二宫,在那之后,开始变得小心翼翼,开始会在人群繁华之中将牵着的手甩开。相叶也感受到了这点,也没有多问什么。大概是,肆无忌惮的青春过期了吧。

 


成长为大人,学会隐忍,把自己装进玻璃箱中,再涂染上黑色的漆。

 

 

 

 

 

 

 

夜里十一点,坐在地上靠着沙发,相叶似乎喝高了,一个不停地模仿着电视里的段子,二宫酒量不太好,没有喝几杯整个人就粉粉的,但他的理智还在,他还在思考赶不上终电就走回去。

 


“你说我们是不是老了?”相叶一句话把吵吵闹闹的气氛拉回了像秋风那样有些凉。

 

“是啊…老了呢。”二宫一愣,又完好的无缝接上了话。

 

“nino才没老了,和高中时候一样的…”他放下酒杯,凑近了二宫的脸,黑曜石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是是是,你老了,我还没老。”太近了。二宫没有掩饰住慌乱,忙着向后仰,眼神不知落在哪里好。

 

“不,如果我还没老,我还是想和kazu待在一起。”

 

二宫看着相叶坚定又迷离的眼神,湿润的瞳眸里倒影着自己。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不想拒绝,但又不敢承认。或许是老了,都胆小成这样了,他这样想,看着相叶的嘴唇凑上前去。

 

交换彼此的味道,触摸已不属于彼此的那一方禁地,那就借着酒劲做做平时不敢想的梦吧。两人重叠起伏的影子映在木质地板上,安静的空间放大了暧昧的气息,明明每一次的深入都像带着刀般刺痛着心,这份本不应该拥有的温度,却怎么也不想放开。

 


一次就好。暂时还不想从梦中醒来,就这样任性一次吧。

 

 

 

 





—————————TBC———————————


感谢阅读(比心


感觉和最初想写的意思越来越偏了...qwq



【竹马】再见(二)


前文指路:  (一)







 

 

 

2



 

“nino?”相叶是吓了一跳,整个身体僵着,清楚地看到对方有些闪躲的眼神。气氛凝固的悄无声息。


 

“papa?papa?”他的手被小女孩牵着摇了摇,这才回过神,

 

“要不一起吃?进屋吧。”他强行挤出一句提案,这是只有相叶雅纪能都做到地神展开。


 

“哦,唔嗯…”二宫也没有拒绝。二宫拒绝不了相叶,这点他很清楚,才会做出些出乎意料地举动,突然地亲吻也是,在知道二宫对自己也有同样地感情之后,开始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相叶雅纪从一开始就喜欢二宫和也,不是作为兄弟地那种,也不是作为发小的那种,是作为恋人的喜欢。在对上那双蜜糖色的双眸的那一刻起,就陷了进去,还在二宫口口声声叫着“雅纪哥哥”的时候,就已经认定了他是特殊的存在,某种意义上,这大概也算是笨蛋可怕的直觉吧。

 


所以,相叶在高二的秋天,吻了二宫。后来啊,他们就开始交往了,但并不是正大光明的,当时学校里的气氛迫使他们进行秘密的地下恋情,因为在他们的上届,学生会长公开出柜的事,闹了不少麻烦。暂时的克制一下,避免给对方添麻烦,直到毕业为止,出了学校之后就是两人的世界了,当初还不明世事的他们这样拉勾约定。

 


一直到毕业,他们的恋爱都被藏得好好的。毕业典礼那天,向来受女生欢迎的相叶,从一波又一波的女生中逃脱,在教室里找到了正在理包的二宫。虽然二宫平时对这种恋爱中传统的小事也不怎么在意的,但在收到相叶制服第二粒扣子时,还是不受控制的心跳加速了。

 


春日里的阳光,把他们重叠着的影子印在木地板上。‘啪’从前门传来东西落地的声音,是几个来教室留影的同学目睹了一切。


 

被看见了…二宫心头一颤,一时僵硬地矗在原地。一瞬间感受到的是一双双从没见过的复杂的目光,嫌弃、鄙视、恐惧、嘲讽……

 


“快逃吧,kazu!”

 

相叶笑着,牵起二宫的手,在一阵阵的尖叫与议论声中跑出了教室,带着他们的青春逃离象牙塔,拼了命地逃离议论纷纷的黑暗,朝着他们向往的二人世界跑去。没有什么比牵着手奔跑在校园里更像青春的事了,穿过走廊,路过球场,在漫天的樱花下,跑出了学校,又跑了一阵终于放缓速度停了下来。相叶撑着双膝,喘着气,二宫用手背擦了把额上的汗,几乎是同时抬眼看了眼对方,又一齐笑出了声。


 

他们早就计划好了,毕业后一起租房同居,开始他们迟到一年的热恋期。

 


然而,没有像所想的那样顺利,毕业后,相叶去了本地的短大,二宫考上了东京的大学。千叶和东京离得并不远,原本想着毕业后就可以心安理得的牵着手一起生活,随着异地恋爱的开始而破灭了一半。二宫出发去东京的那天,相叶和他一起去了车站,他们在人潮中拥吻在一起,然后说了再见。

 

 

 

 

 

 

 

 

 

这是相叶结婚后,二宫第一次去他家里,尽管地址已经烂熟于胸,相叶也说可以随时来玩,可他从没去过。这是间不算宽大的独栋,两层式,三个人住绰绰有余,更何况现在是两个人。家里铺着温馨对的木地板,基本都是木家具,所以整间屋子里散发着一股木头的香味,是和相叶一样温柔的香味。

 


“啊,抱歉啊nino,我只买了两人份的。”相叶似乎是刚刚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他有些尴尬的看着二宫。


 

“你就打算每天给小孩子吃速食便当吗?”二宫知道相叶老家是开中国料理餐厅的,也知道相叶其实不怎么会做饭。

 


“这…要不…二宫桑……”


 

“我拒绝。”

 

 


 

可是第二天,二宫还是提着两大袋子,站在相叶家门口。

 


明明自己不怎么喜欢小孩子,也知道见面总还是挺尴尬的,我这是在干什么啊…二宫心想,他有些后悔又站在这里。这是人性不完整,所缺少的那一面暴露出来的时候吗。可是当二宫看到雨中相叶失了神的双眸,就忍不住的心疼,明明是不想让他再难过的,明明知道自己是他心中的一块累赘,却忍不住的一次又一次的去见他,出现在他的面前。

 

 

 

“nino?你来啦,快进来快进来!”

 

相叶接女儿从幼稚园回来,一脸欣喜的样子,他没有十足的把握二宫会来,在看到那个小猫背站在家门口时还是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来,奈奈,这是二宫叔叔。”

 

相叶弯下腰对小女孩说。小女孩拉着爸爸的袖口躲在他身后,有些害羞的样子,抬着上目线,吞吞吐吐地叫了声二宫叔叔。不擅长应对小孩子的二宫,有些生硬地回了句问好。

 


奈奈这个名字是女孩的外公取的,原本相叶是想在名字里带上和字,后来作罢了是因为不想让一个生命背负起另一个生命的任何一点一滴。

 


那么,为什么相叶雅纪选择了结婚呢?心思纤细的他,总是想一个人背负起许多事,不想让别人感到难过,特别是二宫和也。相叶曾经以为自己结婚了,二宫和自己的故事就可以成为过去式了,再也不会有流言蜚语,不会遭受他人的异样的眼光,可是他好像有些弄错了。二宫依然爱着他,他也无法全盘放下二宫。本以为拔了的刀,却使伤口越来越痛,鲜血流得越来越多了。

 


当然,相叶也很爱他的妻子他的孩子,是作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的爱,这和对二宫的感情是不同的。

 


即使爱上了别人,

 

那终究是别人。

 







—————————TBC———————————



感谢阅读(笔芯


会撒玻璃渣的,请稍等www



【竹马】再见(一)

 


预警!预警!预警!

 



 

 

0

 


“雅纪……”他的伞撑过男人的头顶,面前的人没有丝毫反应,他知道一切太突然,太让人无法理解并且全盘接受。他眼前是男人被雨淋湿的发尾,一滴一滴地滴着水,就如同男人脸上流过的泪。



相叶雅纪的妻子走了,突发的交通事故带她走了。意外就是这样毫无事前预兆,不给人以反应的余地。二宫知道了这件事后,就拼命赶去找相叶,最后在公墓看到了他消瘦的背影。


 

他好像是特意没有告诉二宫,可是又怎么会瞒得过去,只要他一安静,二宫和也的世界也就安静了。都说二宫的人生中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悲剧都与相叶雅纪有关,喜剧也是,在他们的人影重叠时就已经注定了这样的命运。

 


他们在雨里一直站到了天黑,谁也没有说话。最后还是二宫先开了口:“外面冷了,感冒可不好。”说罢拉起相叶垂在裤缝边的手腕,向停车场走去。相叶也没有反抗,低着头默默的跟着他。


 

“天黑了,我带你出去。”公墓的灯似乎年久失修,二宫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照着地上的石板路。他没有回头,他并不想知道现在的相叶是怎样的表情,出于怜悯也好,自私也罢,回头的话又要说再见了吧。

 


回到车上,二宫找来毛巾甩在相叶头上,见他一动不动,叹了口气,拿起毛巾帮他擦拭,胡乱的擦干他的头发,就像当初相叶闹着帮自己用消毒毛巾擦脸一样。忽然相叶抬起来头,他们四目相对着,黑色的杏眼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如初见般吸住了目光无法移开。

 


不要这样看着啊……二宫的耳根泛起了红,他觉得自己要控制不住了,想要拥抱他,想要亲吻他的心情快要溢出来了。在那之前赶快收回目光吧,这样想着的他,被相叶吻住了双唇。


 

车窗玻璃上的雾气被二宫发尾画出了一道痕迹,他微睁开眼,看着现在轻轻吻住他的男人,正巧,对方也看着他。哭得发红的眼眶,本就不多的眼白上爬着几道血丝,这都不影响二宫堕落在这双眸中。


 

撬开牙关回吻过去,没有被拒绝便更加放肆的享受这一刻的贪婪,即便心里怕得要命,也无法从这湿润的吻中逃离。

 


因为每次说了再见之后,还是会一次又一次的去见你。

 



 

 

1



再后来的几个礼拜,二宫都没有去联系相叶,说到底他并没有什么资格去联系他。二宫是知道的,相叶结婚,也有了孩子,现在他的生活应该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了。


 

是不是抱有一丝侥幸呢,现在的话,乘虚而入。他无法否认没有过一秒这样的想法,所以出于对自身人性的保护,终是忍耐了好久没有去联系相叶。

 


这段时间里,二宫一直在想关于那夜车里,毫无防备的那一个吻。是什么开始了,还是什么结束了,就像曾经那样,以一个吻开始了他们的恋爱,又以一个吻结束了。那距今也许多年了。

 


从小一起长大的二宫和也与相叶雅纪,理所当然的升入同一所高中,又凭借相叶自带的奇迹boy属性,一如既往的分到同一个班里。那是三年天真烂漫、情窦初开,无法复制也无法回去的美好时光。

 


相叶加入了学校的野球部,二宫因中学时左手粉碎性骨折无法继续他的野球梦想。他当时并不明白相叶为什么放弃了热衷的篮球部,而加入了自己爱好的野球部,为此他还别扭了一阵,可看到那家伙打出了本垒打,背着夕日光芒向自己挥手跑来,笑颜比背后的夕阳更加耀眼,突然就醒悟了,没有什么比相叶雅纪的笑颜更加重要的了,那是他想占有的,一生的宝物。

 


那是在高二秋天时的运动会期间,一场与邻近学校的野球友谊赛,赛前相叶特意找到懒在树荫下发呆的二宫,

 

“nino!我觉得今天状态绝好调超哟!”

 

说完转身就跑向球场,留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二宫,沉浸在清爽的肥皂香味中。

 


比赛进行到后半段时,二宫才慢慢悠悠地晃到球场边,站在人群之后的角落里,隔着层层学生,不算高的二宫仍然能一眼定位相叶雅纪。自从他意识到自己对相叶的感情之后,他就没有去看过相叶的野球部练习,更不要说比赛,所以这是他久违的再次看到了那个活跃在球场上的相叶雅纪。

 


球场上的相叶和平时有什么不同呢,就是不一样。平时总是笑到眼白出走,有些蠢蠢的笨蛋感,又是那么的令人怜爱。而此时认真的眼神,二宫非常喜欢,被这样看着的话一定是会认输的。


 

‘当’,学生们的欢呼将二宫拉回了现实,在他还没有弄清楚状况时,相叶便朝着自己跑来,被找到了呢,明明在这种角落里。

 

“nino!看到了吗!我就说今天状态绝好调超吧!”

 

是记本垒打赢了比赛,二宫从周围的气氛得出了这样的判断,迎上前去。

 

“恭喜啊,相叶氏。”

 


此时,他们之间只隔着一道铁丝网,他看着相叶额上的汗珠顺着脸颊滑下,想伸手糊他一脸,却又停在了半空,在大家的目光下可以触碰吗?可是好想拥抱他,来分享这份喜悦啊。

 


“等等我哟,马上就来!”

 

相叶说完便转身扎进了欢庆的队伍中。

 

 

 

二宫等了挺久的,围观的人群陆陆续续的都散了,他逆着无限夕阳靠在铁丝网边。

 


“nino!抱歉抱歉,等久了吧。”

 

相叶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还穿着比赛时的球衣,右臂沾上了一大块土渍,二宫伸手拍了拍,抖下了些沙土。

 

“笨蛋,你太慢了。”

 

假装生气,来掩饰内心的欣喜。他就是这样的,不够坦率,确实是个胆小鬼,才会红着耳根,别扭了起来。

 


刮来一阵西北风,吹的树上的枯叶飘向远方,再睁开眼,相叶把二宫的手握住,眼神坚定地看着他,前发被风吹在脸前也不影响他眼中闪烁的光。二宫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那是喜欢的人啊,就在眼前啊,现在的情况现在的气氛,难道,难道要……

 


他还没有思考完毕,就被一个吻切断了思绪。太狡猾了……

 


但是什么都不用去想了,现在这样就好了。

 


是啊,二宫和也啊,最喜欢相叶雅纪了。

 


这个吻并没有很久,他们四目相对,二宫想着要变得坦率才行,勇敢的传达给他才行。只有一起前进,才能真正的前进。

 


“喜欢……我喜欢你!”


 

二宫整个人都红了。


 

“我也最喜欢kazu了。”

 


……

 

………

 

 

 



 

二宫闲逛在街头,理智告诉他不能去见相叶雅纪,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地走到了相叶家门前。

 


他盯着门牌上的字看了很久,那是他最喜欢姓氏,是原本离自己名字最近的两个字,而现在他终不敢按下门铃,轻叹了一声,准备转身离开。


 

“nino…?”


 

出现在二宫身后的是,提着一带便利店便当,一脸惊讶的相叶雅纪,牵着他的女儿。

 

 






————————TBC————————



感谢阅读(笔芯


甜不过官方,准备来撒玻璃渣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