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空の下、ニノのとなり

A团饭黄担绿苏←毕业生吹←本质ALL2•̀.̫•́✧

忙里偷闲 写写脑洞

若是哪天想起那段恋情定会哭泣02


y2

_(:з」∠)_








二宫和也与樱井翔的同居生活,开始了。


说是同居,不过是共同居住,从一人使用一个房子变成两人使用一个房子罢了,二宫心想。

房子不小,但也算不上豪宅,对于两人使用来说刚刚好。这里的ˋ两人使用ˊ是指通常来说的恋人同居。


那么来说说这两人的日常吧。

二宫打游戏,樱井吃仙贝。

二宫玩吉他,樱井吃章鱼丸子。

二宫变魔术,樱井吃瑞士卷。

二宫叫外卖,樱井顺一份荞麦面。

偶尔也是二宫瘫在家里,樱井外出。

印象中的樱井翔基本是不会在家里工作的,有了新的想法都会招呼乐队成员一起去他们的秘密基地,所以二宫很少见他工作的样子,只是偶尔,听到他随口哼出几句rap。而樱井则是认为,如果你在家里工作,那你去公司里瘫着?况且乐队活动并不是一个人就能做出火花的。

这些二宫都管不着。反正也不碍事,随便他去吧。

但有一点,是二宫与樱井约法三章了的——樱井翔,厨房绝对禁止。

在樱井刚住进来没多久,有次他想为房主做块汉堡肉犒劳一下时,二宫才发现允许樱井翔进厨房是他人生中做出的第二个错误决定。第一个错误决定是允许他住进家门。

怎么会同意樱井提出的没头没脑的同居意见的呢?

二宫不太想去弄明白。他的潜意识中提醒着自己,如果弄明白了,就糟糕了。

在那个夜晚,那个湖旁,在樱井磁性的低音响在耳边ˋ同居就行了ˊ,因为狗血的推进而愣住的二宫,在感情还未反射的那个片刻,靠着本能应对的他,居然说不出一句拒绝的话。

为什么没有说出来呢?像平时一样的说着ˋ不要ˊ就可以了嘛。真是奇怪啊。



□■

窗外刮着深秋的风,转眼同居也一个多月了。

二宫还是保持着外表的冷漠脸,而暗地里又不知为何想要观察樱井的状态。对,他似乎是喜欢人类观察。

翔酱最近都不怎么回来呢。是乐队很忙吗?他知道自己并没有资格去问这个。

一切都还算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慢慢地大家都找到了日常的感觉。

唯一的矛盾是在于樱井是个早睡又守时的好孩子,而二宫则是困了再回房间睡觉,常常打游戏到凌晨的夜猫。

并且,樱井睡在客厅的沙发上,二宫晚上要打的联网游戏的主机也在客厅。

樱井一开始还会催他去睡觉,然而并没有什么效果,由于自己不利的形式,也不好在这事上与他争执。后来,他放弃的催促,每天把头埋在抱枕里入睡,他也渐渐发现二宫把屏幕调得很暗,也用上了耳机。


后来的一天晚上,樱井连着两天夜宿在排练厅后,终于回来了。

二宫依旧冷漠脸说着“おかえり”,试图来掩盖刚才听见开门声时,屏幕上的game over。

樱井迅速洗完澡后,连报纸都没翻,便躺在沙发上,闭上了眼。

这家伙累了吧。

二宫心想着,一边调暗了屏幕的亮度。

“nino也早点睡哦。”

突然传出的声音把二宫吓了一跳。他看着身后的樱井闭着眼睡在沙发上,不知这是梦话,还是自己最近太想念翔酱而出现了幻听。

笨蛋。

要我早点睡,你就早点回来啊。

二宫关了游戏,放下手柄。靠着沙发,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樱井翔。

看吧,这样就安心很多。



不知过了多久,樱井迷迷糊糊的醒来,眯着眼就看见二宫坐在沙发边上,直直地看着自己。

“nino?”

有些被吓到的樱井,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确认二宫的状态。

“啊,sho酱,发了会儿呆而已啦fufufu…”

二宫揉揉眼睛。昏暗的灯光下,眼中闪着的星星。

是还不困吗?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坐起身的樱井,决定陪他玩会儿扑克。

深夜里,二宫娴熟的洗牌声,巧妙地配合着钟表上一格一格走过的秒针,调和着蜜般黏稠的昏黄色灯光,气氛开始些许微妙起来,看得到喉结的颤动,听得见沉重的呼吸,都意识到要做些什么来打破沉默。

“呐,nino,还记得我吗?”

二宫轻笑。

“见过我吗?”

当然没有。当然不记得。

或许我早就出现在你的世界,而你是两个月前才走进我的生命。




□■□

二宫和也怎么可能会记得樱井翔。

那时,二宫和也是台上焦点的中心,而樱井翔只不过是台下多少人中的多少分之一。

那时,都还是稚嫩的少年。


让樱井翔知道二宫和也的契机,是他主演的电影,一个十七岁少年的完全犯罪。

虽然没有什么感同身受的处境,出身良好的樱井翔被那青色的火焰吸引住。小小的冷色火苗,仿佛熊熊燃烧着他的心脏,为那已不再的秀一热泪盈眶。

想再见到他。

见到秀一。

见到二宫和也。

想给蜷缩在玻璃鱼缸中的他一个温暖的拥抱。

好像有种奇怪的感觉使心跳加快。

好像喜欢上了他。

一般地来说,这大概叫做,被圈饭了。

对二宫来说,电影的票房虽称不上大卖,但他的演技在内界得到了认可。

像一只不讨人喜欢的猫。想要再次合作呢。想出名的话,就来找我吧。他很受导演的赏识。

不会有了,再也不会有了。

在之后出演的舞台剧中,排练时的意外,他伤到了腰。正式演出都很成功,他打了封闭,尽力到最后一刻。

樱井去看了最后一场,眼前的少年,虽然已不是栉森秀一,但他还是二宫和也。脸上的笑容一笔勾销了曾经的辛苦,樱井为他鼓着掌,一直懊悔着的是为什么没能察觉到他笑容后的伤痛,因为那正是对他的肯定。

那场舞台剧后,二宫和也的名字便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不能久站,不能剧烈运动,不能着凉,不能劳累。都说伤病是职业运动员最大的噩梦,是的,对所有人都是。

二宫和也放弃了演戏。

樱井翔再也没有看过他。




□■□■


“box也买了,放在家里。”

二宫低着头理牌,没有回应。

“二宫和也喜欢的东西,吉他,音乐,映画,演戏,假期,春,秋,野球,游戏,工作…”

他待二宫停下手,抬起头,目光交汇,

没有不甘心吗?

他的眼中,看不出任何的答案。

这人就是把自己裹得太紧,即使是软肋处也包上厚厚的铠甲。明明是那么纤细,又害怕寂寞。

他站起身,向房间走去,

“都过去了,sho酱。”

之前是怎样过来的,今后也怎样走下去,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晚安。”

门关上。

桌上的扑克凌乱着。

窗外拂晓的光,透过半掩的窗帘,与那昏黄色的灯光搅和在一起。

这年东京的第一场雪,就在这无人知晓的凌晨,悄无声息地落下。



□■□■□

二宫在圣诞节前日去拜访的好友,叫做相叶雅纪。在人家自己的中华料理店中庆祝了相叶的生日。

马路上是热热闹闹的,圣诞节的气氛。

他点上一根烟,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

几个月前也是这样,买好了新发售的游戏,走在这里。

然后就在前面,十字路口的对面,就是与他相遇的地方。

也是转眼就冬天了。

那个通往地下的入口处,陆陆续续的有人走出来。是来看公演吗?樱井没和二宫提过圣诞公演的事,他也是擅自认为之前樱井的忙碌就是为了这次的圣诞公演。

二宫穿过十字路口,走向那个入口。

还是原来那个,铺上了地毯的楼梯。走到底,再向右拐。啊,那个和他形象一点不符的音乐厅。

咦,锁着。

“请问,你找谁?”












TBC.

大概会坑,或者短更 _(:з」∠)_

感谢gns阅读哟(比哈特 ♡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