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空の下、ニノのとなり

ARASHI←N中心←毕业生吹

忙里偷闲 写写脑洞

【竹马】魔法 ◇ 番外


ooc  竹马短篇 〖番外〗

设定:二宫-魔术师
            相叶-爱豆

(到现在还没有入夏,春天真是一个美好的季节啊





--------------------------------------------------------------------------



在那之后,二宫和也与相叶雅纪已经交往三年了。

相叶雅纪依旧是大红大紫的国民偶像。

二宫和也仍然是默默经营着小店的魔术师。

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睡在一起。

生活的重叠,能够使人更加了解对方。

比如,相叶发现二宫不爱吃胡萝卜。

比如,相叶发现二宫挺喜欢趴着睡觉。

比如,相叶发现在二宫经营的小店里,有间秘密的房间。

对,这是他现在最最在意的地方。

二宫的小店开在一条不起眼的小街上。内部构造极为复杂,经常有顾客迷路在那全是镜子的走廊里。

尽管店面不大,店里却一共有九扇门,三扇真门,六扇假门。

假门的背后,不是只能容纳一人站立的小黑屋,就是画着抽象海鱼的墙壁,顺带一提,据二宫本人所说,这些壁画都是著名艺术家大野智设计的。

而那三扇真门,是一道连着一道的。先是顾客买魔术道具与教程的店面,再是二宫的工作室,在工作室里厚重的窗帘后,是通往秘密小屋的门。

相叶发现了那扇门,也只是个巧合。某天小店休业的时候,相叶刚好想起来要好好打扫打扫,便拉开窗帘准备开窗通风的时候,发现了这扇隐藏起来的门。

里面是什么呢?

相叶本能地将手搭在了门把手上,就在握紧旋转的同时,身后传来了人声,

『相叶氏,』

回过头,眼前是自己的魔术师恋人,一脸营业式微笑地看着他,

『你在干什么呀?』

语气平淡得不带丝毫音调的抑扬。相叶心中稍微震了一下,连忙转过身,想要解释,

『啊,不,kazu,我只是………』

『不可以哟。』

没等相叶说完,二宫便迎了上了,把相叶紧紧地压在门上,顺便把半开了的门板又压回了门框中,

『不可以打开这扇门哟,ma~kun~』

二宫抬着头望着相叶的眼睛说道,上目线的杀伤力使相叶一时语塞,更何况反驳。两人的胸膛紧紧的贴合在一起,相叶的下巴不到一厘米的地方,便是二宫软软的猫唇。

二宫的左手握着相叶曾拧过门把手的右手,一条腿钻进相叶的双腿之间,不断地往相叶的身上压。是两人的气息已混为一体,稍微颤动一下就会吻上的距离,这样微妙的距离,谁还能好好地用头脑思考。

相叶搂过二宫的腰,就在正要将吻印在对方唇上的那一刻,二宫开口说道,

『这扇门是有魔法的,只要跨进门框一厘米,你就中招了哟,ma~kun~』

叫名字时的语调简直就是在撒娇,二宫邪魅地盯着相叶,嘴角流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慢慢松开身体后退,

『呃,那我……那我还是不看了哈哈哈。』

相叶放下搂着二宫的手,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一定是看出了相叶的敷衍,二宫望着门边高脚桌上放着的,亲爱的小润弟弟送的樱花盆栽,补了一句,

『这个魔法的名字啊,

    叫做春天的魔法

 
    有效期一百年哟。』






无从知晓的东西,总会令人更加好奇。

果不其然,相叶雅纪完全没有放下那间秘密小屋的念头。他猜测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甚至还怀疑会不会是像蓝胡子的密室那样的房间。

相叶雅纪很焦虑。

门后到底是个怎样的房间?

进去了又会中怎样的魔法?

好奇心旺盛的他,不顾魔法的威胁,决定去一探究竟。

于是,逞着自己的假期,在小店休业的一天,他又一次来到了二宫的工作室,拉开了那块厚重的窗帘,熟悉而又陌生的门出现在眼前。

陌生,是因为分明只见过两次。

熟悉,是因为时时刻刻出现在脑海中。

会是什么呢?

他转动门把手。

并没有被上锁,“咔”的一声,门开了。

门板与门框的夹角越拉越大。

里面是漆黑一片,一丝丝凉意冒出来。

相叶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当整个人置身于黑暗之中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人声,

『我说过的吧,』

他迅速转身,只见一个人影闪过门口,门便被关上了,现在真的是一片漆黑了。相叶被推了一把,一个踉跄,便被反压在了墙上。

『而你却进来了。』

声音在脑后响起。他很清楚那是谁,那个声音是谁,那个人影是谁,现在压着自己的人是谁。太熟悉不过了,除了二宫和也还能有谁。

『ma-kun真是不听话呢,』

二宫用耳语低声说道,呼出的气摩擦着相叶的头颈。

『不听话的孩子可是没有奖励的哟。』

“咔”的一声,这次被解开的,是相叶的皮带。

啊,怎么又是这条内裤。单凭手感就知道了的二宫一边想,一边摸索着。不过,我喜欢,和我一样的内裤。

『kazu,你……うぅぅ』

一只手慢慢向上摸索,腰线,上臂,脸颊,嘴唇,探进去,挑逗着他柔软的舌头。嗯,奶油汉堡的味道。唾液顺着手指流下,被嫌弃的擦在了头颈上。另一只手上的动作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力度的适中,他知道的敏感点在刺激,再加上嘴里搅拌着舌头的,使相叶有些头晕目眩的。

后颈的一丝丝凉意,是身后背上,像小动物一样舔舐着的二宫,留下的痕迹。

不行了,相叶•工口•雅纪的极限了。

如果海绵突然变得像石头一样硬,会吓一跳的吧。

相叶抓准了二宫稍稍从自己背上移开,露出破绽的那一瞬间,转身抱住了他,再一个转身,双手壁咚。凭借着丰富的经验与了解,相叶准确地找到了猫唇的位置,并深深地吻了下去。

交换着的唾液。

湿润的双唇。

会喜欢上对方的味道,各种地方的味道。

就像相叶常会说二宫的吻是草莓味的。

『………相叶氏,既然你进来了,就别想解除魔法…………』

喘息期间,二宫也不忘提醒相叶这个房间的设定。但相叶并没有给他更多休息时间,又是一个深吻。相叶用跨部将二宫顶在墙上,二宫也不自觉地在相叶身上蹭来蹭去。

前戏平淡,正戏刺激。可是正戏会痛,前戏是恰到好处的舒服。

明明还是春天,却开着冷空调。

明明空调吹到了室温16℃,却丝毫不觉凉。

缠绵不休,热火焚身。



“哒”的一声,不知是谁压到了开关,灯亮了,整个房间都亮了。

相叶明显感受到了二宫体温的迅速升高,从耳尖一直红到脖子。

他没有生病,也没有变异,他只是——

相叶抬起头,愣了不止两秒,

他有一瞬间也试想过会是这样,但远没有那么夸张。

相叶雅纪。

全部都是相叶雅纪。

海报铺满墙壁,切页贴满天花板。许多条周边浴巾挂在房间的中央,类似于帘子的作用。浴巾后面,60寸的液光屏上暂停在相叶雅纪con的画面。两旁的玻璃柜中陈列着大大小小的团扇,书架上密密麻麻的盘按照发行先后摆放整齐,还有一块贴满了烧铺生写的黑板,从相叶出道至今,一面一盘一张不少。各种意义上来说,真的是很厉害。

在最最深处的角落,还有一个很大的衣橱一样的柜子,相叶没有多问里面是什么,反正怎么想都是关于自己的东西吧。

他转过头,快速的在二宫脸上chu了一下。

像魔法一样,二宫变成了粉红色。

他只是害羞了。

『一直以来都有在应援真………』

『うるせえよ、』

二宫打断相叶的话,别过头去,微皱眉头,低垂着眼,汉堡手轻轻拉着相叶的衣角,

『既然这样,你就再也别想解除这魔法。』

与其说是魔法,不如说更像是诅咒。

二宫和也的诅咒。

就算一百年后,我也要一直住在你的心里。

『没问题www』







百年先も 愛を誓うよ

君は僕の全てさ

愛している  ただ愛してる

同じ明日約束しよう













--------------------------------------------------------------------------


感想看到这里的gns(比哈特

最近想写磁石(???




评论

热度(51)

  1. 君君青空の下、ニノのとな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