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空の下、ニノのとなり

A团饭黄担绿苏←毕业生吹←本质ALL2•̀.̫•́✧

忙里偷闲 写写脑洞

【竹马】Sore


ooc

一发完短篇

大概不是糖(?)






--------------------------------------------------------------------------





不惊扰你的生活,

我选择顺从天意。


◇◇

二宫回过神来的时候,平底锅里的蛋已经焦了,他铲起那一只焦了边的煎蛋放在自己盘里,留给相叶另一个焦得面目全非的。

『相叶氏,吃早餐了。』

他将餐盘放在低着头,垂着眼的相叶雅纪面前,见对方没有回应,又补了一句,

『炸鸡我帮你吃掉吧。』

相叶猛地抬头,拿起筷子,看也不看的,就夹住那只煎蛋往嘴里塞。害得二宫笑岔了气,在地板上滚来滚去地骂着笨蛋笨蛋。

顺带一提,今天的早餐根本没有炸鸡。

◇◇◇

说实话,二宫和也一直觉得相叶雅纪不太对劲,像有事情瞒着他,像一被触碰就会哭泣,一直都是那样委屈,或是怜悯的表情。也不记得从多久前开始就一直这样了,只是从那之后,二宫就包下了全部的家务,想让相叶轻松一些,有什么烦恼依靠自己就好了。

但情况并不如二宫预想的那样顺利,相叶非但没有表扬自己的勤劳,也没有来找自己倾诉,反倒变得越来越消沉,还常常走神。

最近二宫发现相叶像是在躲着自己,加班晚归,明明没有喝醉却瘫坐在玄关处,不肯进到房间里来。但是,被二宫轻轻抚摸头发的时候,会一把抱住他,紧紧的,拼尽全身力气的,挤压得二宫透不过气,感觉快要闷死了那样。

这样一远一近的距离感,失去了曾经的安定感,二宫很是困扰。

所以,他约了大野晚上吃饭。

◇◇◇◇

『呐,我说啊,ma-kun,』

二宫放下手中的游戏机,抱着靠枕摇来摇去,

『去公园走走吧。』

相叶在沙发的一角缩成一团,抬起眼,疑惑地看着二宫。

啊,这笨蛋最近又瘦了,骨架都陷进沙发里了。

不等相叶回复,二宫便拉着他的手腕出了门。

春天,总是没隔几天就下几天雨,不过现在却是天晴。

相叶被二宫拉着手腕跟在他身后,谁都没有说话。在二宫看来相叶像是得了抑郁症、心理疾病,像个脑瘫一样跟在自己身后。然而事实却是相叶雅纪什么病也没有,只是脚步沉沉的,提不起劲的样子。

夕阳总给人一种怀旧的感觉。

打破了这寂静的,是远处的电车声。

『啊~好怀念呢。』

二宫放慢脚步,没有回头,相叶看不到他那温柔似水的眼眸,只有手腕上被牵着时不时有的摩擦感。

『以前一直都是坐电车的呢,总武线。我在小新岩站下车之后,ma-kun都在车上干嘛呢,一直会这样想。想着想着,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整天都在考虑ma-kun的事了呢,睁眼闭眼都是你的影子,现在能够一直在眼前,真的是很幸福的事呢fufufu…』

不顾相叶的沉默,二宫继续说道,

『呐,还记得那次吧,你把零食包装扔在电车上,结果被那大叔………』

突然间,二宫感到相叶的手,从自己的手中迅速抽走。他的心头一紧,有一种回过头便再看不到相叶的错觉。

他慌张的转过身,在确认相叶仍在眼前后,才放心地松了口气。

『二宫君。』

虽然是这样微妙的称呼,但二宫才不是因为称呼改变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就会有小情绪的人。毕竟相叶那么一脸认真地直视着他的眼睛,像是要把他看穿了一样。

『相叶桑?』

『让我一个人静静好吗?』

本以为终于能知道相叶情绪低沉的原因了,事与愿违,二宫在心里抱怨着相叶雅纪真是个笨蛋,而在脸上挂上一个标准的笑容,

『嗯,那我先回去了。』

他知道有些事不能急,只有时间能够抹去万物的棱角,使露出内部最最柔软的部分,给出答案。

相叶看着夕阳下二宫的背影越来越远,和以前在电车上,看着下站了的少年的背影重叠在了一起,只是这次,当背影消失不见的那一刻,却很安心。

『kazu,对不起……』

◇◇◇◇◇

二宫约了大野晚上吃饭,和相叶道别后,他就立即去了那家常去的店,离约定时间还早,却没想到大野已经到了,坐在角落拿着智能手机,撅着嘴研究。

这个渔夫是不是很空啊?

他心中默默吐槽,一屁股坐在大野面前的椅子上,不过,大野似乎并没有被突然出现的二宫吓到,他放下智能手机,轻轻招呼服务员来点菜。

大概是因为被相叶赶回去了的缘故,二宫喝了些酒,全身泛着粉红色。

『他居然叫我先回去,嗯?有什么事情我帮不了他吗?』

大野没有喝酒,总要有一个人保持清醒,更何况是被约出来做人生相谈。酒精的作用能使人说出毫不负责的话来,既然要开导他人,用事不关己的态度,他是不允许的。

『呐呐,智,你知道吗?我都快忘记了哟,那家伙笑起来的样子,还有他脸上褶子的条数也记不清了呢。现在的世界是黑白的吗,没有色彩的,很奇怪吧,我是不是变成色盲了。』

二宫喝了口手中的啤酒,打了一个嗝,抬眼看着大野,继续说道,

『所以我说啊,相叶那家伙到底怎么了?天天那样没精打采的,像个死人一样。』

抱怨是因为心里着急,

『大野桑,你要是知道什么请告诉我好吗?』

他的眼神坚定地看着大野的眼睛,大野也并没有回避,只是心想着没想到他居然那么认真。

毕竟这是个严肃的问题,说出的话都关系着下一步的发展,大野也明白这是个不小责任。

『nino,』

暗下来的天色,亮了街灯,大野拿起手旁的茶杯呡了一口,缓缓说道,

『你应该回去了。』

回去?去哪里?回到相叶雅纪在的地方?

为什么呢?

为什么你们都在赶我走呢?

二宫没有再说什么。

面无表情地站起身,走出了餐馆,留下大野一人对着桌子发呆。

这到底是怎么了?

不明白不明白不明白不明白………

二宫和也真的不明白。

『nino,你应该明白。』

在别人看来是奇怪的人在自言自语,大野对着二宫喝剩的啤酒悠悠地说道,

『回到你应该去的地方。』

绵绵的春雨再次终结了久违的天晴。

◇◇◇◇◇◇

二宫回到家的时候,相叶正好挂上了电话。

『我回来了。』

没有回复。

嘛,算了。

二宫扶着墙慢慢弯下腰脱鞋,潮湿的空气使他腰上的老伤隐隐作痛。

『kazu,』

不知何时,相叶走到了玄关处,站在二宫面前,

『刚刚翔酱打电话给我。』

『唔嗯。』

二宫头也不抬的回应着他,手继续用劲扯着袜子。

『呃,我是想说,』

相叶咬咬牙,说?还是不说?

『我们啊,我们还是………』

话语的戛然而止是因为二宫和也堵上了相叶雅纪的嘴,用自己的嘴唇。

舌尖撬开牙关,舔舐着,吸吮着。

湿润了双唇。

交换了唾液。

拉出了银丝。

除了嘴唇,相叶的脸颊也湿润了。

二宫放开了缠绵,看着他红了的眼,长长的睫毛上一闪一闪的,怎么了呢?喜欢?还是不喜欢呢?

『不要说下去了哟。』

耳边徘徊着这样的气声,相叶心头一颤,不说了吧,但是他知道不可以,他还是开了口,

『请你离开这里。………』

面对着二宫眉眼间的冰冷,他不敢直视。

余光中的二宫慢慢转身,开门,离去。他不甘心,他想追出去,他想抱住他,亲吻他,爱抚他,可是他知道不可以,已经不能再次拥有了,因为害怕失去,时时刻刻都是痛苦的。

他瘫倒在地上,哭出了声。

他之前打了电话给樱井做人生相谈,但他没有按照樱井的话去做,他说不出口,不忍心说出口,

『分手』什么的,不要,

因为相叶雅纪还是好喜欢好喜欢二宫和也,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

二宫走在大街上,耳边萦绕着相叶最后的话,

离开,离开,离开,离开………

还有那句轻到听不见,却被捕捉到了的『对不起』。

春日的细雨是柔软的,打着身上,不至于刺痛心脏。

啊,这是怎么了呢?

二宫不明白啊。

他奔跑起来,飞奔在雨中。按理说腰部应该很痛吧,可是为什么不痛呢?因为胸口的疼痛更加厉害。

自己被抛弃了吗?

已经无处可归了吗?

人生来就是独立的吧,一个人也没问题的吧?

真的吗?

可为什么记忆中的时光,并不是一个人,一帧一频都有相叶雅纪的痕迹呢?

他的笑容,

他的天真,

他的一生懸命,

他的手掌,

他的吻,

他的眼眸,

他的他的他的他的他的他的他的,

脑海中的一切都是他,

深爱着的他。

但现在,他不再了,一切都没有了……

二宫摔倒在湿滑的路面上,雨滴积成的水潭浸润了他的衣裳。

『kazu真的很怕寂寞呢。』

声音从某个角落传来,徘徊在二宫头顶。

他稍稍抬起头,街道的尽头,有个撑着伞的男人,看不清,有光,越来越亮,看清了,预料之中,是相叶雅纪。

『kazu一直粘着我呢。』

笨蛋,明明是你一直跟着我。

光照得越来越亮,照得相叶都在发光。

『没关系哟,我会一直在kazu身………』

飞逝而过的卡车,雨伞飘落在路面上。

一股恶心的感觉从二宫胃里蔓延到口中,血腥的气味,咳不出来。

他瞪大了眼,看着面前像是被血染红了的雨伞,似乎想起了什么,他使劲摇着脑袋,发出微弱的哽咽声。

啊,

对了啊,

相叶雅纪已经死掉了。

一年前,同样的细雨绵绵,卡车来不及制动留下的刹车印,掉落在地上的雨伞,充斥在鼻腔中的血腥味,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似曾相识。

『不是的哟,kazu。』

身后又响起了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又由于花粉症鼻音有点重的声音。

二宫被吓了一跳,猛地翻身,坐在湿润的地面上,手肘撑着地,不断眨着模糊了的双眼,而雨水却毫不留情地朦胧了视野。

他已经分不清了,眼前的相叶雅纪是幻觉,是本物,还是幽灵?

『不是的哟,kazu,死掉的不是相叶雅纪,』

相叶走到二宫的面前,蹲下,伸手抚摸过沾满水珠的脸颊。

『是二宫和也。』

……

啊啊,原来一直死缠烂打的是自己。

一直让相叶感到痛苦是是自己。

因为害怕再次失去,所以在拥有的时候也会是悲伤。

………

爆炸般的信息拥挤入二宫的脑中,他想起来了,所有的他都想起来了。

一年前,自己出了车祸,死掉了的事,

还有活着的最后一瞬间,想到不能继续待在相叶雅纪身边的不甘心,

二宫和也都想起来了,他已经死了。

然而记忆的回复就代表着他将要真正的,永远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抱歉呢,ma-kun。

二宫慢慢地躺下,躺在雨水积成的水塘中。

不能再因为自己的愿望而伤害别人了。

让他看到了明明已经死掉了的人,果然是很悲伤的事情。

因为死亡就是很悲伤的事情,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吗。

二宫想笑,笑自己醒悟得晚。

是该说再见了,哦不,是该说永别了。

亲爱的竹马,相叶雅纪,

我不在的时候会寂寞吗?

就算寂寞也不要哭泣哟,

因为你的笑容能让整个世界变成彩色。

二宫这样想着,一边闭上了眼睛。他感到身体在变重,仿佛要沉入着水潭中一样,一点一点的被水淹没。

……

………

◇◇◇◇◇◇◇◇

因为太过喜欢了,哪怕不能在你身边,也不想成为你的累赘。

前进吧,我们都需要前进。




二宫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有些烦躁,怎么自己还在这个世界上呢?

眼前,是一身平整黑色西装,加上婴儿般柔顺的头发,一个男人,毋庸置疑,相叶雅纪。

男人正闭着眼,双手合十,在自己的墓碑前,大概是在对墓碑的主人传达着什么。

二宫拿起放在石板前的一封信,打开,寥寥几行字,他却读了很久,



『和也へ

你过得还好吗?

我过得挺好,快乐的事很多,就是kazu不在,有些寂寞呢。

还有一件事,一直很想告诉你,在你离世后,我好像出现了幻觉一样还能看到你,有些变态吧。这样的状态维持了快一年,因为害怕会再次失去你,所以躲着你,很奇怪吧,明明是由自己的意识产生的幻象,却不想它出现。后来啊,我把那个二宫和也赶走了,你会生气吗?我说了很过分的话呢。

所以啊,我一定要订正,

我爱你哟,和也,一直永远永无止境的爱着你。』

二宫放下信,汉堡手揉了把脸,轻轻哼了句『笨蛋』。

相叶像是听见了一般,睁开眼,看着前方,看着二宫站立的方向。

好像是四目对视,但又无从确认。

他是看见了吗?

二宫怀疑着,用拇指按掉闪着的泪光。

突然间,相叶冲着他笑了。

为什么笑呢?

是看见了吧。

好吧,最后一次了,让他看见死去了的人,深爱着的人。

不过,

瞧,世界变成彩色的了呢。

二宫fufufu地笑了起来。

道别的时候说再见也未免太悲伤了吧。

『愛してるよ。』




-----------------------end-------------------------


感想看到这里的gns! (๑•̀ㅂ•́)و✧

我都不好意思说这篇的脑洞来源是〖春hal〗了…(・ัω・ั)

这大概是最近奇怪的怨念的产物吧………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