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空の下、ニノのとなり

ARASHI←N中心←毕业生吹

忙里偷闲 写写脑洞

【磁石】足够了

一发完。he。忠犬N。




🌸

下班和同事小酌了几杯后,二宫走在回家的路上,绕出繁华的街道,拐进静僻的小路。他脸上有些泛红,但他没醉,只是容易上脸罢了,放在多年之前是不会的,曾经一向被认为性格孤僻总是急匆匆回家的他,从来没有体验过所谓酒终人散的寂寞。

不过这也不一样,那时候他知道家里有人在等他,他明确并坚信这一点,那人有大大圆圆的眼睛,斜斜的肩膀,华而不实的装饰性肌肉——这些片断的画面总在二宫脑内反复快速地闪过,最终拼凑出一个印象中的样子。

他太久没见过他了。明明不是不能见面,联系方式也一直存在手机里,可二宫似乎一直强着,对方也毫无动静。

唉,他叹了口气。抬眼看是街道两边的樱花都全力绽放了,早上好像还没有的,他拿出手机,这种时候总是凑巧的刮来一阵风,卷下一阵樱花雨,在路灯的映照下晶莹剔透地闪烁舞动着,他顿了顿,按下了快门。

啊,什么嘛。相片里有月,有路,有樱花雨,也有心上人。二宫以为自己眼花了,盯着屏幕愣了半天,抬头看向前方的樱花树下——他的头发剪短了不少,穿着更加凸显溜肩的兜帽衫,整个人融在樱花雨中,像一幅画般渗透在二宫眼中。那人稍侧过身,路灯制造的光与影刻画出他的线条,和印象中的样子出入并不大,他双唇的一闭一合,发出了二宫很多年没有听见的声音,比记忆中再稍微低沉却温柔的声音,

『ただいま。』

二宫什么也没说,继续走他的路,樱井就跟在他身后,在红灯的路口处拉住走了神的他,对方也没有什么反应,双眼有些放空地看着前方路面。虽然没有惊喜的表情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但既然没有丝毫厌恶的话,樱井便一路跟着他回到了家,回到了曾经他们的家。

二宫掏出钥匙开了门,进屋踢了鞋,又踩进那双旧旧扁扁的拖鞋里,那是很多年前樱井送他的,其实还有另一双,被收拾好乱踢的鞋子的樱井踩了进去。

他似乎就这么理所应当的进来了——二宫有理由轰他出去,可是他不想这么做,已经等了五年了,他也好,那双拖鞋也好,都等着樱井回来,哪怕这只是太过思念的幻觉也好,梦也好,二宫也不想醒过来。

樱井快步进屋,拉住他的小臂,一拽又是一推将他按在了墙上。屋里还没开灯,只有窗外的月儿带来的幽幽冷光,打在二宫半张脸上,琥珀色的瞳清澈地映着樱井的轮廓。

『你不想说点什么吗?』樱井问道。见人仍是没有反应,便凑上去含住那薄薄软软的猫唇。他弄湿了他的嘴唇,又吸吮了一会儿,试探性地伸出舌头,没想到轻易地便撬开了牙关,他寻到他的舌尖,小心翼翼地品尝着五年空白留下的他原原本本的味道。

二宫眯着眼,看着对方脸部的毛孔与纹路,他开始有了实感,他开始接受这不是幻觉也不是梦,那是活生生的樱井翔亲吻着自己。当初擅自踏进他的世界,又擅自离开,现在又擅自重新出现在他面前,说爱他的是他,说分手的是他,现在说回来了的也是他。

当初在职场上狭路相逢的他们相爱了,筑起爱巢享受彼此的黑夜,他们不会正大光明的在外人面前接吻,而是默契的保持着暧昧的距离。互相理解,互相包容,脑回路一致同步率极高,不用多说对方便会接应,可有些事不说出来怎么行,后来,樱井被调任到纽约去,二宫没有做声,他知道他的前途不该被限制,他也知道知道只要他说不要,樱井就会留下来。离开时,樱井提出了分手,乘上的飞机划过青空消失在白云中,二宫在那片青空下和他告别,没哭没闹像是什么也没有过的样子,像是要忘了这个擅自闯进他的世界搅乱了一切的人,可那双拖鞋还一直为他留在玄关,等着再次被穿上的那一天,或许到时候什么都能被原谅了。

他面无表情地感受着樱井的舌头上下搅弄着他的舌头,没有带上情感的吻是不会带来快感的,可樱井似乎没有察觉到他的不为所动,二宫有些无奈,他觉得自己有时太没有原则了,特别是对待樱井翔的时候——就算是被他耍得团团转了,但至少樱井回来了,这样就足够了。二宫搂上樱井的背,深深回吻过去。

『おかえり。』




--------------------------------------------------------------------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