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空の下、ニノのとなり

ARASHI←N中心←毕业生吹

忙里偷闲 写写脑洞

【竹马】白色画廊 ◇


A side


N视角指路 → 建议先阅读qwq


终于填完这坑了!终于甜回来了(๑•̀ㅂ•́)و✧







 ......

 


『你好。听朋友介绍说贵画廊买画需要预约,请问大野智先生何日有空?

相叶雅纪』

 

在相叶雅纪听老同学说起,最近在居酒屋遇到了二宫和也后,便像逼迫般的让那位溜肩把二宫的近况一五一十地抖出来,比如,二宫现在在那位大画家大野智的画廊里工作。回家后他火速上网找到了那家画廊的主页,并敲去一封预约的邮件。

 

其实,在邮件发送成功后,相叶雅纪现在非常困扰。是激动高兴,又是担心犹豫,甚至有些懊悔自己的冲动,他点开自己发送的邮件,关上,再点开,又关上,长长地呼了口气,团起来缩在沙发里。他看不见现在自己脸上的笑容,但他能感受到胸腔里的心跳。

 

毕竟是十年不见的……该说是什么关系好呢,相叶在此停顿了一下。老同学?朋友?竹马?家人?不,不是亲近与否的问题,是心情上的不同。

 

二宫和也是他喜欢的人,一直喜欢着的人。

 

 

 

 

 

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一起成长,一起体味人生,却在某个时间节点突然南辕北辙,故事就此停滞不前了。

 

其实相叶很早就发现自己对二宫有着特殊的感情,没有什么决定性的瞬间吧,大概是一点一点地堆积出了喜欢。他没有去告白,也不会去告白。心思细腻的他,不会擅自打破他们关系的平衡。保持这样就可以,相叶一直这样提醒着自己。

 

那年高三的平安夜,相叶的十八岁生日,收到了一条红围巾,二宫埋在厚厚的纯白围巾里,硬是不直说生日快乐,发丝之间隐约可以看到他红了的耳朵。

 

“你好像蛋糕上的草莓呢,kazu。”

 

相叶发自内心地说道,却遭到了小尖嗓的“気持ち悪い!!”

 

在他眼里,这般傲娇着的二宫真的是过分可爱了。但他也只是宠溺地笑着、看着,明明夸奖的话可以毫不犹豫的直球发出,告白的话却越来越不敢说出口。

 

 

 

后来,到了毕业前最后一个冬天,早已决定去向的他们,会分开的事实也都心知肚明了。那天相叶偷偷搞来一大箱啤酒,与二宫约定来个大人般痛快的分别。

 

拉开易拉罐上的扣环,罐内的气向外喷出,又弥散在空气里,他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直到刚出浴所残留下的热气散发完毕,整个人却又在酒精的作用下变得热乎乎的,想保持理智,却已晚了。

 

ˋma-kun不回千叶也可以嘛…一起在东京打工不行吗…ˊ二宫带着些许央求的语气说道。

 

ˋほら…等我从厨艺学校毕业了,就可以给kazu做更好吃的汉堡肉了!ˊ相叶也是很想留下,留在二宫身边,可他更想让自己变得优秀,等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再告诉他,喜欢他。

 

ˋ可是…ma-kun要走了…ˊ二宫有些醉了,声音里带上了些哭腔。

 

在相叶的视角,看到整个晕染成粉红色的二宫,稍扭头看着自己,反复洗涤后变得软塌塌的白色体恤挂在身上,领口露出很大一块雪白的肌肤,额上的刘海仍未完全干透垂在右眼前,发丝之间似乎能看到清澈见底的湿润了的蜜色眼眸。

 

ˋkazu……ˊ别这样看着我啊…你知不知道这样很犯规,会让我不想走,想触摸你,想拥有你,ˋ能不能等我回来?ˊ相叶放下手中的啤酒罐,轻轻拨开二宫眼前的一缕缕发丝,看到从眼眶里淌出了一点一滴。

 

他扶着二宫的脸蛋,亲吻上他的额头——在做什么呢笨蛋,他心中想着,动作却停不下来。

 

他舔舐去二宫脸颊上的泪水,略带着咸味——快反抗啊,为什么不把我推开呢?

 

他用食指勾起二宫的下巴,对着猫唇深深地印下一吻——和想象中一样软软的、甜甜的,快来阻止我陷入这场暧昧不清的恋爱。

 

脱下的衣服扔在了脚边,那是平日不曾见到的风景,他不受控制地在一片净土上留下自己的痕迹,用最为温柔的节奏带领着他,接近着他,让他在身下沉溺其中,把最想传达的心情用身体告诉他,又不小心把他的回答埋没于喘息声中。

 

在火辣地交融后,是平静如水的呼吸声。最好,醒来之后什么也不记得了。


 

第二天清晨,相叶早早地出了门,带走了空罐,带走了前一晚的记忆。只在桌上留下一杯茶,正渐渐失去着温度。

 


 

有时,恋爱就像迷宫,我在入口,你在出口,就算两情相悦,也未必能在迷宫中相会,而最过可怕的便是迷失于其中。

 

 

  

 

◇◇

 

 

收到画廊那边的回复已是一天以后了。

 

『已告知大野智先生了,请耐心等待回复。请问相叶先生买画是用来送人还是自己装饰呢?』

 

公式化的回复使相叶无法判断对面是不是二宫和也,可又听说大野智的画廊只雇用了一个人。

 

是离职了吗?还是说不是这个大野智?相叶天然的脑回路里蹦出了许多奇怪的猜测。明明落款时写了姓名,是没注意到吗?还是说已经不记得了?一定是公事公办,二宫做事一直都很负责的!——相叶这样安慰着自己。

 

可是,或许是忘了吧,毕竟都十年了。这个念头终是停留在了相叶雅纪的心头。

 

 

 

当年毕业后,相叶回去了千叶,学习料理,为今后继承家业努力着。起初,相叶会时不时打个电话给二宫,他知道二宫是个不怎么主动的人,既然是自己擅自喜欢上的,那就担起责任。但是,经过了分开前那一个晚上的真情吐露,两人之间仿佛多了一层隔阂,即便相叶努力做出像往常一样的连连犯傻,二宫也迅速的吐槽他,却总是聊着聊着便没了声音。他无意识地握紧话筒,就像是不愿放开电话那端的人。

 

“那,挂了哟。”

 

“嗯,拜拜!”

 

挂了后,相叶把自己摔在床上,长长地叹了口气。他想,是不是自己做的太过分了,对自己的好朋友做出这样的事,又现在这样继续保持着联系,是不是在勉强呢?然而,每当他一想到,其实二宫和自己心情不一样,只是将他当作竹马看待,只是温柔地不去拒绝自己,便会心头一紧。

 

这一厢情愿大概都是自作多情。相叶雅纪决定去见他,去告白。哪怕是一刀两断,也好过现在这样的不明不白。

 

在六月中的一个周末,相叶坐着总武线来到了东京,带着他想送给二宫的十八岁生日礼物。

 

六月的雨仿佛永远都下不完。相叶站在他们以前合租的屋子外,呆呆地看着里面空荡荡的房间。隔壁的邻居告诉他,二宫春天的时候就搬走了。

 

大概是被回避了吧。眼前曾经挤在一起度过的空间,楼下是一起并肩走过的小斜坡,楼梯上的猫咪在睡午觉。他不会知道这时的二宫正努力去忘记自己却做不到,他也不知道二宫也和自己有同样的心情。

 

当时他不知道,也不敢去想,二宫和也也喜欢着相叶雅纪。

 


恋爱中的人会变得愚笨迟钝,会变得看不清现实认不出本质,终在多年后突然才醒悟过来,开始后悔自责为何当初没能好好地传达给对方,而到最后能做的,只有原谅当初的自己。

 

 

 

 

◇◇◇

 

  

『那个,是我家里的中华餐厅开了分店,想买幅画来装饰,经朋友介绍,有幸找到大野智先生的。

                                                                        相叶雅纪』

 

忙碌了一天的相叶回到家,敲下了这封邮件,邮件中的内容也并非信手拈来,相叶家的中华餐厅确实开了分店,隐逸在东京那繁华的霓虹灯中。

 

〖已发送成功!〗

 

他毫不犹豫地按下发送键,他想赶快知道对面的人是不是二宫,虽是这么说,但其实相叶心里早就默认对面的人就是二宫和也了。

 

 

收到回复是在第二天早上。

 

『大野先生近日外出海钓了,或许得请您等上一阵了,真是十分抱歉。』

 

相叶是个急性子,可他并没有为此感到迫不及待,大概是因为他根本还没有做好去见二宫的准备。

 

『原来大野先生喜欢海钓呀,我也很喜欢大海呢。

                                                                            相叶雅纪』

 

他迅速回了封邮件想把对话持续下去,虽然对方从不加落款,他却每次都要写上自己的名字,相叶雅纪,只是想稍稍引起对方的注意。

 

 

 

这些年来,相叶并没有像二宫那样去刻意隐藏自己的感情,只是不再去打扰,不再去触碰那块柔软的地方。自从那个梅雨季结束之后,相叶便再没有联系过二宫,他从那时渐渐开始明白了二宫说的那句话——恋爱是一个人也能完成的事。

 

直到几年后他从料理学校毕业,回到自家的店里工作,期间他把手机弄丢了,确切的讲是把二宫的联系方式弄丢了。相叶为此消沉了好一阵,因为这或许就是永远的分别了,他想,这大概是上天的降罚,惩戒自己喜欢上了禁忌之人,而他却在这禁忌的单相思中越陷越深。

 

在这十年间里,相叶也总被父母催促着结婚的事,而在最近几年,弟弟结了婚后,他就再没被怎么催过。然而一旦静下心来,就会想起二宫,他现在在做什么呢?过得好不好呢?大概是因为失去了唯一的联系方式的关系,二宫对于相叶来说变成了一个幻想般的存在,能浮现在脑海里的面容仍是十七岁时的样子,十七岁的少年。

 

 

  

『那还真是很幸运呢,说不定能成为朋友哟。』

 

过了半天,相叶收到了回复,他一秒点开界面。对方似乎挺活跃的,这个句尾小小的语气词和二宫像极了,他心想着,脑海里浮现出二宫淡淡地说着话的样子。

 

『我也很想和大野先生成为朋友呢。

                                                          相叶雅纪』

 

我更想和你成为恋人。

 

『我家大野性格有些古怪,不过是个好人哟。』

 

相叶秒回了之后,收到了对面同样秒速的回复。

 

『那么祝大野先生大丰收啦~^◇^~

                                                          相叶雅纪』

 

对面是不是早就注意到了呢,只是不告诉自己,或者,是在逃避吗?相叶微皱着眉想着,却怎么都得不出个结论来。那特意加上颜文字会怎样呢。

 

『好的,会转达的,雅纪先生。』

 

看吧,被叫下面的名字了。

 

现在的相叶抑制不住笑容,抱着手机团在沙发里。雅纪啊……他看着屏幕上自己的名字,发出fufufu的傻笑声。以前一直是叫ma-kun的,突然被叫雅纪,有种说不出的暧昧。

 

啊…明明只是个名字而已,真的好开心啊。相叶已经兴奋得想下楼跑圈了,想现在就去见二宫了。

 

可是,这份恋情拖得越久,就越不敢去见他。毕竟是自己擅自喜欢上人家,擅自做了这样那样的事,又擅自逃走,现在如果又擅自重新站在他面前,该用怎样的表情呢?说到底,当初到底是不是被讨厌了呢?事情过去太久了,久到记不清当时具体的情节,只记得那一阵阵的心痛。

 

还不是因为当初,谁都没有告白。不论是二宫,还是相叶,都只是怀着单相思的心情,误会了对方的心意。

 

 

 

◇◇◇◇

 

 

天气冷了,相叶在得知二宫的近况的时候还是吹着凉风的夏末,现在已经到了拿出那红围巾的季节——街上霓虹闪烁着,到处装饰着榭寄生的季节。

 

在这十年间,每个平安夜相叶雅纪都去赶去东京,只为买一个蛋糕,为自己庆祝生日,这样说有些奇怪,其实那是毕业前最后一个圣诞节和二宫和也一起吃的——草莓蛋糕。

 

明明两人每年都会去同一家店买相同的蛋糕,却从没遇到过。或许是上帝喜欢捉弄人,特别是当初没有抓住机会的人。

 

今年的平安夜当天,相叶早早地驱车出门,虽然他早就预定好了,却还是一大早就赶去取。这天起床时他就有个预感,今天会发生不可思议的事,不得不说笨蛋的直觉真的非常准。

 

取好蛋糕,他突然想到,大野智的画廊似乎就在附近,要不要去看看呢?今天开门吗?会见到他吗,会见到二宫吗?这样突然打扰是不是不太好?

 

『圣诞快乐!我正好在贵画廊附近,要不先见个面?

                                                                   相叶雅纪』

 

没等他的大脑思考完毕,手上潜意识的动作已将邮件发了出去。

 

欸?这么突然?相叶像是对自己潜意识操控的行为感到惊讶,连忙低头检查了一下今天的服装,又在反光镜里摆弄了下刘海,深呼吸,驱车向画廊驶去。

 

若是选项无法撤销的话,那就前进吧,大家的未来都是一片未知,前进的话至少还能拥有可能性。

 

 

他把车停好,推开车门,大衣上飘上了几片雪花。

 

初雪呢……相叶把红围巾裹紧了些,向画廊的方向没走几步,便突然停了下来。

 

透过层层人群,那个猫着背的少年正向着自己这个方向走来。相叶一时有些僵住了,他能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心跳,重重地敲击着胸腔。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人简直和每夜每夜浮现在脑海里的二宫和也一模一样,那是自己的幻觉,还是真真实实的二宫和也?

 

他突然有些害怕,因为这一切太过鲜活,十年的时间仿佛被瞬间抽走,远处那人还是十七岁少年的样子,裹着大棉袄,缩在纯白的围巾里,鼻尖冻得有些发红

 

“就像蛋糕上的草莓一样”

 

相叶由衷的觉得自己当初的形容实在太精辟了。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相叶几乎在二宫抬眼看过来的时候,转身消失在人群之中,他的身体仿佛不受控制般的疯狂向停着的车走去,一边掏出手机,发了封邮件,

 

『突然下雪了,我得快点赶回家,真是抱歉呐!还是等大野智先生回来了再联系吧。

                                                                相叶雅纪』

 

来到车边,拉开车门,没有马上坐进去,相叶转过头看向画廊的方向,已经找不到那个猫着背的小身影,他包含了各种心情地轻轻叹了口气,白色的雾气瞬间在空气中散得没影。他跨进车里,带上车门,与此同时,他余光瞟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拥挤在人群中,他听见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可他没有回头,他驱车离去。

 

他又逃跑了。

 

这一点不像凡事乐观积极的相叶雅纪。可他也有纤细的一面,他也有冲动的一面,说到底他也很胆小,害怕会对上那闪躲的眼神,害怕会听到那婉拒的说辞,也害怕无名指上会多出一枚指环。

 

明明什么都没亲口说出,什么都还无从知晓,便擅自拟出了最差的结局,为什么暗恋一个人会如此的自卑呢。

 

相叶驱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耳边回荡着刚刚那人想叫住自己的声音,他越想越觉得可笑,自己这样傻傻地过了十年,说是一直喜欢着二宫,却毫不行动从没去找过他的下落,一味地品尝回忆里的甘甜,不愿在现实中谱写新的篇章。逃避的人不是二宫,是相叶自己。或许,相叶雅纪的感情在十年前的那个梅雨季就停止了波动,而这一次的惊鸿一瞥又再一次地激起了他心中层层波澜。

 

他想起了那条红围巾,他想起了他们曾经挤过的合租小屋,他想起二宫时不时蹦出的小尖嗓,藏不住的红耳朵,满溢出温柔的蜜色眼眸……

 

就算是碰壁也好,是时候前进了。

 

不会再逃避了。

 

 

 

◇◇◇◇◇


 

新年过后,他们约好了见面时间,一切都静待那个日期慢慢到来了。

 

相叶雅纪是个急性子,等待的这段时间使他无比煎熬。而他一紧张就会对自己的头发下手,这次剪短了些,修了修鬓角,并且染上了亚麻色。

 

要见面了。真的要见面了。和那个魂牵梦萦的人。

 

可是,已经十年了,纵使容颜未老,稚气未脱,时间仍会改变许多事。就像食物会腐烂,感情也会变质。就算当初是两情相悦,如今也可能只有一人在原地等待。

 

十年足够去周游过五湖四海,

 

十年足够去认识形形色色的人,

 

十年足够去体味人生的跌宕起伏,

 

十年足够忘记谁、又爱上了谁。

 

说到底,相叶雅纪很害怕,很怕二宫的身边早已多了个爱他体贴他照顾他的人,很怕是自己迷路了太久,错过了占有他的机会与权力。他很怕一切都晚了。

 

 

  

后来,真的到了约定见面的那天。

 

相叶早早醒来,但其实前一夜他也没怎么睡好,他梦到十八岁的自己将礼物递到十八岁的二宫手中,说着喜欢这样的词,二宫满脸通红地看着别处牵起自己的手,说着想和你一起走下去——仿佛是另一根世界线的他们,迎来的另一个结局。

 

他将本就柔顺的头发梳理整齐,一边别到耳后,露出干净的鬓角。他看着镜中的自己,和十八岁时的样子相差了好几分——这里不是梦,这个世界上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的结局需要他们亲手谱写上去。

 

拉开床头夜柜的抽屉,拿出最角落里的一个小盒子,稍有些落了灰——那是当初要送给二宫的十八岁生日礼物。相叶将盒子打开,取出那枚刻着N·A的银色指环,套在了自己的无名指上。

 

  

相叶雅纪驱车来到了画廊,时间刚刚好,比约定的时刻礼貌地早了一会儿。

 

他最后对着后视镜摆弄了下刘海,翻了翻领子,胯下车又整了整大衣。啊,对了,相叶今天穿的内裤,是中学时和二宫一起买的那条。

 

他向画廊走去,按照心跳的节奏,一步一步的。

 

他站在画廊的玻璃门外,稍稍调整了下呼吸。

 

推开门,门上的铃铛清脆作响。

 

他看见里头的二宫猛地转身,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头发比圣诞时短了一些,完全是高中生的样子。

 

相叶佯装惊喜地走上前,做着明明平时不会做的举动,伸手捧住二宫的脸揉捏起来,他居然没有躲开,这确实让相叶安心了不少,

 

ˋkazu?是kazu吗!好久不见,好巧啊居然………ˊ后面的话,在对上那蜜色眼眸时,便已不知道在说什么了。

 

总说是十七岁少年的样子,现在相叶凑近了看,眼角的细纹,遮不住的黑眼圈,增添了岁月的实感,十年,大家都在成长,都在慢慢变得成熟。即便如此,在相叶看来,经受了世间沧桑的二宫和也依然是最喜欢的模样。

 

喜欢你

 

喜欢你

 

喜欢你啊

 

想把这十年的份全部说给你听,想和你聊聊这十年里我的人生,想听听这十年里你过得怎样,想和你一起走下去……

 

可是,他却开不了口。

 

为什么呢?

 

为什么要哭呢?

 

他看见二宫眼眶里渐渐染上细细的粉红,ˋ相叶桑……ˊ,他这样叫着自己,慢慢握住自己的手,从脸蛋上拿下,又放开,这一放仿佛永远也无法再次拥有。

 

ˋ你好,请这边走,相叶桑,ˊ

 

他背过身,

 

ˋ大野先生在后面的工作室等您呢。ˊ

 

转过身来是一个陌生的营业式微笑。

 

 

什么嘛…到头来连朋友都不是了吗。

 

或是一切都是我的自作多情吧,抱歉呢——相叶呆呆地看着二宫自顾自地走到工作室门口,打开门,对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


 

在他们谈完之后,大野顺势提出要不要一起去吃饭,却收到二宫一个白眼,相叶看着心头一紧。

 

而大野似乎理解错了,赶紧订正说自己有事你俩一起去吃吧,结果又收到二宫一个愤怒的白眼。大野智表示很委屈。

 

ˋ一起去吧,nino…Ninomiya桑!ˊ相叶知道二宫从来不会拒绝自己,就算是利用了他的温柔好了,满足一下自己最后一个愿望。

 

果然,二宫边说着好麻烦,边起身拿上外套。

 

 

他们来到一家家庭餐厅,面对面坐下,还记得十年前他们会并排坐在一侧,当时看着莫名其妙的,现在想想也不错。

 

不知是谁先开口,聊起了天南地北、过往流年,对话顺畅的仿佛昨天才见过面似的。

 

突然一阵沉默,相叶想是不是自己哪里说错话了,稍稍抬眼看了看对面,便撞上了那双蜜色的眼眸,

 

ˋ还好吗,最近?ˊ对面的眼神有些闪躲。

 

ˋ嗯,不错,ˊ相叶仍直直地看着二宫,这使他耳根有些微微泛红,ˋ有你的话大概会更好。ˊ

 

相叶也被自己说出的话惊到了,更不用说对面的二宫。气氛又陷入了沉默,相叶还在为刚刚一不留神的内心告白而不知所措,二宫先开了口,

 

ˋ相叶氏结婚了都不告诉我呢。ˊ

 

欸???相叶一脸懵逼后才想起来,自己把当年想送给二宫的戒指戴在了无名指上——所以说,这全是误会?如果是的话,神啊,请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进攻。

 

ˋ啊不,没有……ˊ他慢慢将戒指从无名指上取下,ˋnino呢,有吗?ˊ他竖起小指询问道。

 

二宫摇了摇头。

 

ˋ那要不这样吧,kazu?ˊ

 

相叶拉过二宫的手,把戒指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大小刚好。

 

 

 

 

 

 


◇◇◇◇◇◇◇◇◇End◇◇◇◇◇◇◇◇◇


感谢阅读(比心


相葉ちゃ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