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空の下、ニノのとなり

A团饭黄担绿苏←毕业生吹←本质ALL2•̀.̫•́✧

忙里偷闲 写写脑洞

【竹马】再见(四)


前文指路:  (一)  (二)  (三)





 

 

4


 

秋风吹得头有些痛,二宫托着疲惫的身子,走在回家的路上。

 

还是无法控制身体的冲动,他笑自己的不够成熟,心智还没有完全成熟起来,在某些地方却率先衰老了。这如果算是个答案的话,自己一定会受罚的吧。

 

他们在感情的路上,从来都不平坦,这是违背世界规则所注定的。

 

在他们恋爱的第五年里,二宫从大学毕业,正式踏上社会,相叶也应聘成功,从四处打工毕业,成为了一般社员。两人都有了稳定的收入,生活经济方面基本不成问题,他们决定向家人坦白了。年轻时总以为就算一个人不能独当一面,那两个人一起定能与世界抗衡。

 

那是个闷热的午后,相叶第一次看到一向温柔的和子妈妈愤怒而又失望的神情,她说着别开这样的玩笑,说着不能承认,说着好好考虑清楚。他们被赶出来后,在门口站了很久,那是第一次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他们这样的关系是很难被接受的。这不能怪谁,谁不希望自己儿子能获得圆满的爱情,而不是饱受世人的冷眼相待,谁都没有错,只是这个世界还没有做好温柔接纳的准备。

 

后来,他们在一起继续了一整个秋天,表面上依旧是整天胡闹打情骂俏的样子,心里却是总有道过不去的坎。

 


他们偶尔并排站在狭小的阳台上,吹着夜风喝着啤酒,带着些醉意,学着经典的台词,

 

“今夜月色真美呢,雅纪。”

 

话音未落,他向相叶那边轻轻的一瞥,换来一个带着胡渣的吻。

 

“如果还没老的话,十年后也想和你一起赏月。”

 

一点不像相叶会说的话,惹得二宫直发笑。

 


十年后的他们在哪儿,他明白。他们都明白。他们怎么会不明白,或许不能再这样任性了,顺从这个世界的规则,不是变得世俗,只是想变得成熟,就像小说中主人公一样成长起来,担负起一份责任。

 

 


分开的那天不能再普通,相叶吃完早晨,拎着和平时一样的公文包,说着“我走啦”出了门。过了不一会儿,门又开了,相叶又折返回来,似乎有一点着急地来到刚刚套上毛衣,有些被吓到的二宫面前,俯下身就是一个吻,没有很用力,但非常的有实感,印在二宫的猫唇上。“再见…”轻的连相叶自己都听不清。

 

那之后,相叶雅纪就没有再回来。他没有带走任何一件东西,因为那都不是他的,那是属于他们的。

 

 

 

相叶离开了之后,辞掉了东京的工作,回到了千叶。他不知道这样的决定是否正确,他只是不想让二宫再收到伤害,试着顺从这个世界,试着不再去想念他,不再去见他。可是,这太难了。他爱着二宫和也。

 

另一边,二宫开始机械式的一日两点一线的反复,他把对相叶的思绪都藏在夜晚的酒中,伪装成和其他人一样的行尸走肉在这个大都市。他在周末偷偷跑到千叶,在熟悉的地方无聊的闲逛,就是那么故意地假装成巧合,遇到了相叶。

 

“最近好吗?”我想你了。

 

“还好。天冷了呢。”我也想你了。

 

原本就不说心里话的二宫,开始变得隐忍的相叶,僵持住的两人,约饭的话怎么就说不出口。

 

“那,再见。”

 

“再见。”

 

相叶把风衣裹了裹紧,向着反方向走去。

 

 

没有吵架,没有挽留,也没有理由。他们分手了。

 

 

 

 

 

 

夜里的风把二宫的酒意吹散了不少,他拐进街旁的便利店,想买点热饮取取暖。

 

刚踏进店里,一个身影吸引住了他的注意,肩膀弧度在两件连帽衫的衬托下更加明显了——那似乎是高中时的学生会长。即使从一头金发染回了深棕色,手上的饰品也减少到了只有无名指上的戒指,但眼中闪烁的锋芒丝毫没有被岁月磨灭。

 

二宫看着他从货架的弯角那头拐过来,身后跟着一个肤色黑黑的微猫着背的男人,互相说说笑笑的,十指紧握着。

 

他们从二宫身边擦肩而过时,丝毫没有注意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二宫。那才是成熟的从容吧,不是去顺从世界的规则,也不是去刻意对抗,只要你在,我的世界便为此转动。他似乎找到了多年前的答案,可这又能怎样呢,终究是错过了那么多年,错过了彼此相拥的机会。

 

可是,想待在他的身边。想通之后,对他的感情淹没了二宫的心。如果说现在拥有是一种罪过,那就让上天惩罚吧。

 



 

第二天傍晚,二宫一如既往地站在相叶家门前,按下了门铃。屋里传来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一下一下的敲打着二宫的小心脏。

 

“nino你来啦。”看上去十分平常的相叶,似乎不怎么记得昨夜酒后的事了,让二宫安心了许多又有些不甘。

 


像往常一样的吃过晚饭后,相叶提议三人一起去散散步。晃到公园里,奈奈荡在秋千上,背后是斜阳被完全吞没了的深得发紫的夜空,二宫和相叶靠在一旁的围栏上。二宫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另一只手掏出打火机顺着点上一支,

 

“要么?”他递过烟盒。

 

“不用。”

 

他又把烟盒收回了口袋,用食指中指夹下嘴上的烟,轻轻呼出一阵烟雾,瞬间在空中散开。

 

“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以前和相叶在一起的时候,相叶从没见过他吸烟。

 

“也就最近几年。”他看着远处的天空上一轮洁白,淡淡地笑了笑。

 

夜里的风吹着有些凉,相叶想去喊奈奈准备回家了,二宫忽然叫住了他,

 

“今夜月色真美,雅纪。”

 

相叶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那紧裹着单薄外套、猫着背、看着远处的男人,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眸中,映着一轮明月和面前的相叶雅纪。

 

十年后的我们会在哪里,现在已经有了答案,十年后的我们还在同一片夜空之下,学着那句经典的台词,但现在应该能够尝出这句告白的真正味道了吧。像是花瓣的甜味,恰到好处地填满了心中的坎,给一片片空白染上恋爱的粉红色,一起谱写未来的故事。

 

“你更美哦,kazu。”

 

很直球,很相叶雅纪。

 

可这次二宫没有扯开小尖嗓,傲娇地骂着恶心,粉红色迅速爬上耳根,他低下头羞涩地一笑,又抬眼用上目线看着相叶。

 

“奈奈!天冷了,回家咯!”

 

“好!”

 

小女孩跳下秋千,跑去保住爸爸地腿,相叶见状顺势将她抱了起来,

 

“起飞了哟!”

 

 

 

二宫在公园入口和父女俩告别,直接向着车站的方向走去。

 

转身没走几步,腿上就被软软地保住,

 

“二宫叔叔,”

 

回头一看,是奈奈拉住了他,

 

“和二宫叔叔在一起的爸爸,真的很开心的样子。”

 

二宫一愣,回头对上了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眸。

 

啊,真是和那家伙一样,温柔的孩子呢。二宫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说道,

 

“那二宫叔叔就和奈奈的爸爸一直在一起,可以吗?”

 

 

 




——————————TBC——————————


感谢阅读(比心


结局卡文了...突然有点不忍心BE...可是qwq


另外今天竹马www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