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空の下、ニノのとなり

ARASHI←N中心←毕业生吹

忙里偷闲 写写脑洞

【竹马】再见(三)


前文指路:   (一)    (二)




 

 

3


 

“唔!果然nino做的超好吃!”相叶塞了满嘴,嚼起来也挺费力的样子。

 

“吃着东西别讲话!”明明只是涮涮锅而已,被夸奖了的二宫撇嘴道,“奈奈酱多吃点哦。”

 


二宫的突然出现并没有打破家里应有的温馨气氛,好像太理所应当的样子,坐在相叶家里,在这个原本不是他的位置上。其实二宫是非常在意的,关于奈奈对他的看法与态度。在他上小学前,父母就离婚了,整个童年时期都在一个灰色的世界度过,直到他遇到了相叶雅纪,他的世界开始被染上了颜色。所以他很担心自己的存在对这个失去了母亲的小女孩会不会有影响。

 


“果然二宫叔叔比爸爸厉害呢,呐?”

 

小女孩认真地拿着筷子夹碗里的菜叶,一边小声地安慰相叶:“嗯…爸爸做的炸鸡也很好吃…”

 

二宫没忍住笑出了声,连忙用手捂住了嘴,抬眼看向相叶,真是和爸爸一样温柔呢,

 

“的确很好吃哟,相叶氏做的炸鸡。”

 

 

 

之后二宫每天晚上都会来到相叶家,为他做晚饭,这仿佛成为了一个惯例,谁都没有拒绝,便一直持续了下去。三个人一起吃好晚饭,再一起打会儿游戏,等奈奈睡了之后,二宫就动身回家。他和相叶家离得不算远,天气好他就走回去,最近天气越来越冷了,临走前相叶总会嘱咐他坐电车回家,别冷着。

 


二宫总是避免去考虑一个问题——他们现在到底算什么关系。没有金钱联系,也没有什么契约,两厢情愿的却是暧昧不清。这样的关系真的没有关系?这样的关系会持续多久?会不会有结束的那一天,又要说再见的那一天?这些想法一出现再脑海里就被二宫赶走,对他来说考虑这些只会让事情更加复杂,不如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对,就一直这样子,就可以一直,一直待在相叶身边了吧。

 



那天二宫来到相叶家的时候,桌子上摆着一个装着蛋糕的盒子,正当他疑惑不解时,相叶从屋里出来说道:“今天是奈奈生日,来办个派对吧!”

 

二宫有些哭笑不得看着眼前这个穿着长颈鹿套装的三十代男人,他举了举手中的塑料袋,

 

“今晚是汉堡肉哟。”

 

“汉堡肉?”一个带着比脸大了一圈的老虎面具的小女孩从相叶身后跳了出来,一脸兴奋的样子。和二宫一样,奈奈也最喜欢汉堡肉了,特别是相叶做的汉堡肉。

 

“那今天就由中华料理店的长子主厨吧!”相叶摩拳擦掌的样子,想跃跃欲试。

 

“你还是装好你的长颈鹿,去那儿坐着吧。”二宫一脸嫌弃地把相叶赶出了厨房。虽然他也知道相叶擅长这道菜,并且做的汉堡肉是最好吃的味道,可是他不怎么想回忆起那时候的味道。

 

这边厨房里一样样都井井有条地进行着,客厅里时不时传来相叶和奈奈嬉笑的声音。

 


二宫把热腾腾的汉堡肉端上桌,只见相叶从身后拿出几瓶啤酒,一脸坏笑的样子。

 

“小孩子可不能喝……”

 

还没等二宫说完,他又从身后拿出一瓶果汁。

 

“干杯——”


 

灯全都关掉之后,就算只剩蜡烛上的烛光摇曳着。奈奈闭着眼睛双手合十许着愿,相叶看着她,嘴角挂上了最真挚的弧度。暖黄色的烛光映在相叶的眼眸中,显得分外柔和,二宫看着他,那是许久未见了的温柔似水的神情。

 


蛋糕对二宫来说有些过于甜腻了,他吃了一小块,剩了一大半丢到了相叶的盘里。


 

后来稍微闹腾了一会儿,奈奈在沙发上睡着了,相叶把她抱到了楼上的房间里。再等他下来的时候,二宫已经起身准备走了,

 

“nino,要走了吗?”

 

“嗯。”二宫整理着后领,头也没抬道。

 

“再喝几杯吧,呐,kazu。”

 

二宫有些被吓到,顿了顿手上的动作,抬眼看向相叶。太狡猾了…被叫这个称呼还是很久以前了。



 

那时候,相叶总是整天kazu kazu地喊个不停,有时只是想喊一声而已,喊完又什么也不说,一脸宠溺地看着二宫的耳朵一点一点变红。那时候正是他们恋爱的第三年,各自习惯了大学里的生活,即便不能一直在对方身边了,相叶每个周末都会跑到东京去找二宫,放假了二宫便回来。

 


相叶第一次去的时候,在新宿站迷路了半天,和二宫打电话擦肩而过,走了几步像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样,转身回头,对上了也恰好转身的二宫的眼睛,放下电话,冲上去把他抱在怀中。

 


笨蛋,也就几个礼拜没见面嘛,二宫轻轻地吐槽,还是坦诚地埋进相叶的胸口——那是最让人安心的地方了。



 

基本的见面模式就是二宫下课后去车站等相叶,然后一起吃饭,再一起回到二宫租的屋子里,开始他们的夜间活动。第二天睡到中午起来,一起打打游戏,晚上二宫送相叶去车站。看着他进入站内,消失在闸机那头,他们原本约定绝对不回头的,可二宫还是喜欢看着他直到不见,轻轻道一声再见,因为他知道,即使说了再见,他还是会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眼前。一直都是。

 


后来啊,相叶短大毕业了,因为厨艺实在不上手,放弃了继承中华料理的家业,他去了二宫在的城市,开始了打工生活。那是他们唯一一段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时光,挤在1DK的小屋子里,没有外界的打搅,拼凑出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二宫在外人看来比较孤僻,生性本就冷淡,明明人际关系的处理非常上手,却懒得到处交朋友。这使他经常一个人移动在大学里,最初也有人来约他玩,都被他一一拒绝了,最终也被贴上了奇怪的人的标签。

 


那次二宫下课去车站接相叶,正好被几个在附近玩的同学瞧见了,他们牵手回家,旁若无人的打打闹闹,包括在拐角处蜻蜓点水的一吻。那之后,有女生去约二宫出去玩,旁边的人便脱口而出了,

 

“那家伙喜欢男人哦。”

 

“诶!不是吧…”

 

“好恶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二宫什么也没说,在一旁默默理包,他不是接受了这冷嘲热讽,他只是不敢抬起头看那些人的表情,他只是害怕,那样像围观畸形物种的眼神,发出刺痛心脏的笑声。到底是谁在另一个世界,不得已的被隔离在了界限之外。没关系的,他又不是一个人。


 

可是,相叶雅纪或许也会遭到这样的对待,像高中时期的那个学生会长那样,像在万众瞩目下被凌辱,这样说大概有些夸张了,但还是会被排斥不是吗——这样想的二宫,在那之后,开始变得小心翼翼,开始会在人群繁华之中将牵着的手甩开。相叶也感受到了这点,也没有多问什么。大概是,肆无忌惮的青春过期了吧。

 


成长为大人,学会隐忍,把自己装进玻璃箱中,再涂染上黑色的漆。

 

 

 

 

 

 

 

夜里十一点,坐在地上靠着沙发,相叶似乎喝高了,一个不停地模仿着电视里的段子,二宫酒量不太好,没有喝几杯整个人就粉粉的,但他的理智还在,他还在思考赶不上终电就走回去。

 


“你说我们是不是老了?”相叶一句话把吵吵闹闹的气氛拉回了像秋风那样有些凉。

 

“是啊…老了呢。”二宫一愣,又完好的无缝接上了话。

 

“nino才没老了,和高中时候一样的…”他放下酒杯,凑近了二宫的脸,黑曜石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是是是,你老了,我还没老。”太近了。二宫没有掩饰住慌乱,忙着向后仰,眼神不知落在哪里好。

 

“不,如果我还没老,我还是想和kazu待在一起。”

 

二宫看着相叶坚定又迷离的眼神,湿润的瞳眸里倒影着自己。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不想拒绝,但又不敢承认。或许是老了,都胆小成这样了,他这样想,看着相叶的嘴唇凑上前去。

 

交换彼此的味道,触摸已不属于彼此的那一方禁地,那就借着酒劲做做平时不敢想的梦吧。两人重叠起伏的影子映在木质地板上,安静的空间放大了暧昧的气息,明明每一次的深入都像带着刀般刺痛着心,这份本不应该拥有的温度,却怎么也不想放开。

 


一次就好。暂时还不想从梦中醒来,就这样任性一次吧。

 

 

 

 





—————————TBC———————————


感谢阅读(比心


感觉和最初想写的意思越来越偏了...qwq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