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空の下、ニノのとなり

A团饭黄担绿苏←毕业生吹←本质ALL2•̀.̫•́✧

忙里偷闲 写写脑洞

【Y2】藏太深



高中生N × 高中生S

单向暗恋你说会是小甜饼嘛♡

N橡皮视角

















我是跟随二宫君多年的一块橡皮,凭我对他的了解,我的直觉告诉我,二宫君似乎恋爱了。

后来,这件事在他与同桌竹马聊天中也得到了验证。

ˋnino你是恋爱了吗?ˊ

ˋ嗯……这算是的话,那我大概是恋爱了。ˊ

说完,耳朵自然地变红了。

二宫的口风非常紧,不论相叶如何旁敲侧击或是突然直球,都会被他用火车带走。

ˋ是班上的吗?ˊ

ˋ不是不是…ˊ

ˋ诶……隔壁班的?啊,我知道了!是A班的那个……ˊ

ˋ不是!你别猜了…ˊ

我的印象中,二宫君总是小心翼翼的,只做有把握的事。

说不定,这次是场单相思呢。这么想着的我,也没有注意到,距离越近的暗恋,心里越是充满着煎熬。







🌻


二宫念的高中是所男校,同桌叫做相叶雅纪,前桌叫做樱井翔。他和相叶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而樱井是上了高中才认识的同学。

我呢,每天不是躺在桌上,就是睡在笔盒里,所以并不知道他们的全全经过。我只知道,二宫君习惯趴在桌上看前面人的背影,他喜欢比划度量前面人的肩有多溜,他会故意装睡试探前面人的反应。他们会一起闹腾,日常互相抛接梗,没事演演小剧场,有时幼稚的连相叶都看不下去。

这些普通朋友之间也会做,而超过这些的二宫君似乎再也没向前一步。

他说的对,恋爱是一个人的事情,我在这最佳席位也没能看透被他藏起来的恋爱。







二宫君喜欢的人,我也是在结束后,才察觉到的。

契机是在高三那年的春天,他在草稿本上涂来涂去的画弄着什么,旁边的相叶君好奇凑过来,ˋ啊,这就是nino喜欢的人嘛!ˊ
二宫红着耳朵,用汉堡手捂住草稿本上的人,ˋ笨蛋!这种时候不要看过来嘛…ˊ

虽然和著名的樱井画伯不是同一种画风,二宫君也算是个不小的画伯,草稿本上画的人像自然无从辨认。

后来呢,差不多一年,他们毕业了之后,某天二宫君整理高中时期的东西。不小心手肘碰倒了旁边的一叠本子,那边草稿本正巧翻开到了那一页,掉落在他面前。

他先是一愣,然后迅速拿起了我,擦掉了画像旁的名字。

我只是一块廉价的小橡皮,看不懂他眼神中这样那样的情绪。

只是觉得或许有些可惜,二宫君似乎把这份心情藏得太深,以至于这世上可能只有我知道画像的原型是谁,但又难免觉得有些幸运,是我协助他销毁了最后一点痕迹,藏好了他并不愿透于旁人的秘密。








再后来啊,我被弄丢了,这是橡皮常有的结局。

在我还未被处理掉之前的这段时间里,常常会想起那被我擦掉的名字——樱井翔。







他们有没有后续我不知道,但他高中时代的恋爱,随着我的消失也一起结束了。
















End.


感谢阅读(•ө•)♡

写得乱七八糟的很抱歉…只是想纪念一下过去了的高中时代…已经不是高中生了呢……

明明还没有拯救世界,却已经从高中毕业了
(´°̥̥̥̥̥̥̥̥ω°̥̥̥̥̥̥̥̥`)


评论

热度(20)